左权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zuoquan/

左权殉国前站高地指挥突围 高喊让战友卧倒后中弹

浏览 1154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名将以身殉国家,愿将热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这是朱德总司令为悼念左权将军而作的一首挽诗。1942年5月25日,在日军3万重兵再次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空前残酷的大 “扫荡”突围时,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为拯救民族危亡壮烈殉国。

  左权原名左纪权,号叔仁,1905年3月15日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平桥乡黄茅岭一个农民家庭。17岁考入县立中学,曾参加我党领导的社会科学研究社,通过阅读 《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立志投身革命改造社会。1924年3月考入孙中山大元帅府军政部在广州开办的陆军讲武学校,同年11月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1925年初经陈赓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共产主义信仰成为他以后近20年政治生活的准绳。

  1934年11月中旬,在山城堡,左权、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与红15军团一部完成了对胡宗南78师的包围。21日发起总攻,经过一昼夜激战,歼敌两个团,毙俘敌军15000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对苏区的进犯,稳定了陕北的局面。刘伯承高兴地说:“左权同志部署作战是细致周密的,1936年双‘十二事变’前夜的陕北山城堡战斗,就是一个范例。”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左权担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1938年2月,日军4万分三路进攻临汾,与八路军总部遭遇。在左权指挥下,击退了日军多次冲锋,争取了3昼夜时间,使数十个村庄的群众安全转移,国民党在临汾、洪洞的军政机关顺利撤退,并使八路军在临汾的军需物资的大部分转运出去。两个月后,3万日军分9路对晋东南发动围攻,左权按照总部的部署,在内线,以游击战牵制、骚扰袭击敌军,将主力调到外线,寻机歼敌。4月15日终于光复武乡县城,16日又在长乐村布口袋阵,全歼日伪军3000余人。随后,他率军在张店再歼敌1000余人,收复辽县、黎城等18座县城,解放人口百余万,彻底粉碎了日军九路围攻,奠定了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基础。

  1939年底到1940年初,第一次反共高潮发生。国民党第97军军长朱怀冰与冀察战区鹿钟麟、石友三部勾集日军,猛扑太行根据地。1940年3月上旬,左权指挥部队在平汉路东西两侧发起自卫反击战,激战4昼夜,击溃石友三军队,全歼朱怀冰部10个团,保住了太行根据地。同年8月20日至12月5日,左权协助彭德怀发动指挥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将整个战役部署安排的井然有序,连北平日军报纸也说,“此次华军出动之情形,实有精密之组织”。他还亲临关家垴战役一线指挥。在紧急关,他命令说:“指挥所的同志全部向前推进,犹豫等于死亡!”左权的魄力和鼓励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果全歼日军36师团冈崎大队500余人。

  左权工作作风严谨务实,十分注重调查研究。为兴建黄崖洞兵工厂,他实地勘测地形,亲规划工厂布局及保护设施。经过一年多的建设,一座年产足可装备16个团的兵工厂建成,极大地改变了八路军装备匮乏的现状。刘伯承说:“左权同志曾艰苦经营,对太行山制造兵器的实施起了相当的作用。”1941年11月,日军36师团及混成旅团7000余人向黄崖洞进攻。黄崖洞保卫战日伪军损失2000余人,敌我伤亡之比为6:1,中央军委认为,这次保卫战是“最成功的一次,不仅我军受到损失少,同时给了敌人数倍杀伤,应作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左权多次指挥战斗获胜,体现了他高超的军事素养和扎实的军事理论功底。他素以学习刻苦、勤于钻研著称,他阅读了许多军政理论书籍,创新游击战术,与刘伯承合译的《苏联工农红军的步兵战斗条令》,被八路军总部列为步兵战术教育的基本教材,仅在华北敌后5年间即著译20余万字的军事著作,为八路军的军队建设、军政理论建设作出了突出贡献。周恩来称赞左权是“一个有理论素养,同时有实践经验的军事家”。

  1942年5月,日军纠集3万重兵,再次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异常残酷的大“扫荡”,形势空前严峻。20日午夜,左权在战前部署会上分析了敌我态势,指出我主力部队已转出外线,而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供给部、军工部以及新华社等尚处在敌人合击圈内,面对重兵压境,圈内只有为数不多的警卫部队,等待他们的将是极其残酷的恶战。不过,左权提醒大家:从局部看,我们在敌军包围圈内;但从全局看,敌人是处在我们军队和人民的包围圈之中。他对担负掩护任务的司令部警卫连连长唐万成说:“你们连80%是共产党员,90%以上都是老红军,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这次任务。告诉同志们:太行山压顶也绝不要动摇!”

  鉴于敌我兵力悬殊,彭德怀、左权连日开会研究对策。左权提议在敌军分路合击时,乘隙钻出合击圈,当日军扑空撤退时,伺机集中兵力歼其几路。5月23日总部各部奉命转移。这次日军专门组建的“特别挺进杀人队”在麻田发现了八路军首脑机关,故多路日军向麻田急进。警卫连200多人顽强抵抗着2000多日伪军的轮番进攻。为保证总部的安全转移,左权不顾周围炮弹掀起的气浪,站在虎头山上沉着指挥战斗。5月25日上午,突围部队仍未脱离险境,在南艾铺、高家坡一线山沟里,集结着八路军总部、北方局、党校、新华社几千人马。日军以“纵横合击”战术构成的包围圈一步步地收紧。左权率司令部和北方局机关人员为一纵队,沿清漳河以东由南向北突围。日伪军发现了八路军分路突围的意图,迅速收缩合围圈。面对极度危险处境,左权一边鼓舞士气,一边迅速督促彭德怀赶快转移。他说:“你的转移,事关重大,只要你安全突出重围,总部才能得救。”彭德怀关注着仍围在合击圈里的大批战友,坐在战马背上不肯动。左权急了,以强硬的口气命令唐万成:“连人带马,给我推!”彭德怀被感动了,挥起马鞭,在警卫战士的掩护下,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目送彭总远去,左权又奔向司令部直属队,继续指挥着大队人马突围。午后2时,在十字岭高家坡,利用短暂的休整,左权用嘶哑的声音激励着已经极其疲惫的队伍:“同志们,尽管敌情严重,大家不要慌。我们要胜利,就得听从指挥一齐冲,只要冲过前面一道封锁线,我们就安全了。”并要求警卫战士保护电台和机密材料。

  太阳已经偏西了,日军的炮火依然很猛。左权从容地指挥部队继续突围,他登上一块高地,尽管声音已经嘶哑,还是一遍又一遍地高喊着:“不要隐蔽,冲出山口就是胜利,同志们快冲啊!”大家见副总参谋长就在身边指挥,情绪很快稳定下来,突围的速度也就加快了。不料当队伍冲向敌军最后一道封锁线时,敌人的火力更加凶猛。突然,一发炮弹落在左权身边,他不顾一切危险,高喊着让大家卧倒。接着第二发炮弹又接踵而至,左权的头部、胸部腹部都中了弹片。就这样,一位才华横溢、智勇双全的八路军高级将领,为了拯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为了掩护战友们安全转移,过早地献出了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

  1942年5月25日,左权将军壮烈殉国,根据地军民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周恩来指出:“左权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真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朱德赋诗悼念为国捐躯的抗倭名将。为了永久纪念左权将军,根据太行人民的请求,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1942年9月18日,辽县党政军民等5000余人举行了辽县易名大典。从此,辽县改名为左权县。(高春平 作者为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历史研究所副所长)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