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权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zuoquan/

长征最关键一战,左权将军天降奇兵,挽救红军免受全军覆灭之灾

浏览 1329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左权将军全家福

左权将军全家福

腊子口是长征路上的最后一道天险,如果能突破国民党的这道堵截,红军则可以顺利北上会师;如果拿不下,就必须南下重回草地,那时等待红军的有可能是全军覆没。

蒋介石一路围追堵截红军失败后,决利用这道天险,断绝红军北上之路。驻守腊子口的是国民党新编第十四师,早在红军到来之前,蒋介石就电令师长鲁大昌:踞峻守险,不许放走一个!

鲁大昌的老窝就在腊子口不远的岷州,为了守住自己的地盘,鲁大昌格外卖力。他调集重兵在腊子口以南重重设防,还在岷州城外大拆民房,扫除障碍,添设碉堡。鲁大昌本人还把指挥部搬到了腊子口。

走出草地后,左权指挥红军先部队,冒雨披雪,沿着白龙江栈道进入甘南。红军一路疾行、一路侦查,恨不得能有一双翅膀飞过去摸清敌情,找到突破腊子口的办法。

腊子口两边的山头就像被巨斧劈过了一样,既高又陡,崇山峻岭,无路可通。两山之间横架一座木桥,要经过腊子口,除了这座小桥别无它路。鲁大昌以1个旅的重兵,扼守口子至后面高山之间的峡谷,用机枪组成交叉火力网, 严密封锁。

左权指挥红四团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第二天下午在腊子口和敌人交上了火。因为是白天,加上周围能隐蔽的地方都被拆除,红军被敌人的机枪火力和冰雹似的榴弹挡了回来。

长征最关键一战,左权将军天降奇兵,挽救红军免受全军覆灭之灾(弹痕累累的腊子口战斗遗址)

这样的天险,这样的重兵把守,连只都难飞过去。只见左权双眉紧锁,嘴里若有所思的念叨着。枪炮声、喊杀声混杂在一起,红四团又组织了几次冲锋都没有成功。团长王开湘正准备再次组织突击队时,左权突然命令道:停止冲锋,继续活力侦查。

腊子口受阻,也牵动了中央军委。听过汇报后,毛主席使劲掐灭烟蒂,说:“北上陕北的方向不能改变, 腊子口天险一定要突破!”这样林彪聂荣臻等军团长全部压倒了前沿阵地,可见当时的形式有多么严峻。

团长王开湘见部队久攻不下,气得脱掉上衣就要带队冲锋。就在这时,左权发现了两个重要情况:第一,鲁大昌只在山下依险据守,而山上没有部署兵力;第二敌人碉堡没有顶棚。接着自信地对军团首长汇报说:如果派小股部队爬到对面山顶,就可以居高临下攻击敌人。林彪聂荣臻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决定:就这样打。

四团当即决定:由政委杨成武带领一个连正面佯攻木桥,另外两个连由王开湘带队,从上游渡河,绕道敌人后方攻击。当晚红四团再次发起战斗,杨成武组织的多次猛攻都没有奏效。敌人死守桥头堡,机枪和手榴弹组成交叉火力网,根本不让红军接近桥头阵地。

与此同时,鲁大昌正在指挥部李悠闲地打着电话:送子弹、送手榴弹,只要能保证弹药供应,红军休想过腊子口。午夜时分,鲁大昌七姨太来了,她朝鲁大昌的肩膀一靠,娇滴滴地拉着他就往卧室里走。

王开湘他们渡河后,由一位苗族战士带领,借着爆炸的火光,扣着石缝,一寸寸的攀上了山顶。突击战士突然从山上冒出,朝着敌人工事内狂扔一通手榴弹。攻击桥头的战士们也趁机发起猛攻,两下夹击, 把敌人打得丢盔弃甲, 狼狈逃窜。

当勤务兵破门而入,告诉鲁大昌腊子口已经失守时,他还在和七姨太翻云覆雨。鲁大昌先是大吃一惊,而后又不太相信。等穿好衣服,正准备往前线冲时,耳边传来了红军冲锋的号声。眼见大势已去,鲁大昌丢下七姨太,自顾逃跑了。

突破腊子口天险,左权为红军陕甘宁顺利会师立下大功一件。只可惜后来华北日军组织“益子挺进队”偷袭八路军总部,左权将军为掩护总部转移,不幸头部中弹牺牲,没有看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