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战争胜利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zhongyinzhanzheng/

一场获胜后退回俘虏的战争——前55师老兵

浏览 825次     暂无评论     字体:      

网易新闻:陈老,您是哪一年参军的?
 
陈家夫:1949年,正好差一个月,否则就算离休干部了!
 
网易新闻:中印边境战争时,你在哪支部队,担任什么职务?
 
陈家夫:我一直待在55师,战争时我担任作战科一参谋,负责拟写我师对印对战的文电文书,掌握作战情况。战争束后,1963年,我到北京参加军委召开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总结,还带着当时绘制的战斗经过图,战斗部署图向中央首长汇报情况。
 
 
陈家夫接受网易专访
 
网易新闻:我们对印作战有几条战线?
 
陈家夫:大致有三条战线,分为西线、中线和东线。西线在新疆的中巴接壤地区,同时也毗邻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中线在尼泊尔西部,中印巴接壤地区。东线在藏南地区,双方争议领土达9万平米公里,这是战斗最激烈,规模最大的地区,又分为两大战斗地带,一个是达旺以南,西山口南北地带,为东线西部战线,一个是察隅地带,为东线东部战线。
 
网易新闻:您所在部队参与了哪条战线,整个反击战的部署情况如何?
 
陈家夫:我们55师参与的是东线西山口地区的战斗,是主攻部队,整个情况我很了解。其它战线,我大致知道,中线没有独立的指挥机构,战斗都是营连一级的;西线主要由新疆军区指挥,战斗规模最高是团一级;东线东部察隅地区,由54军军长丁盛将军指挥反击。
 
西山口地区的战斗,规模大,作战部队最多,除55师外,还有11师、临时成立的419部队(18军以前的52师)。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同志,当时就在我们55师,是164团8连的战士。
 
其实我们这是第二阶段的作战,发生在11月中,早在10月底,西藏军区就负责了第一阶段的作战,经过克节朗战斗,拔除印军的据点43个,并俘虏了驻扎此地的印军第七旅旅长达尔维。
 
网易新闻:55师与11师和419部队各自分担了哪些作战任务?
 
陈家夫:根据刘伯承元帅的构想,他了解印军分布情况后,采用“打、击背、剖腹、截尾”的战术,55师负责打头和击背,419部队负责剖腹,11师负责截尾。
 
网易新闻:55师何时抵达战场?
 
陈家夫:战斗要在1962年11月中展开,55师10月底就开始从西宁出发。163团是前卫,走得最早,10月24日就出发了,师部(指挥部、师直、师后)和165团,11月1日至3日,先后从西宁出发,后卫164团11月4日从哆吧出发。
 
我们当时分成23个梯队,共动用625台车向拉萨进发,车不够,沿途各地方纷纷主动派车来帮助运输。路那叫一个难走,有些地方路很窄,只得临时加宽,上面加的木板,怕不稳,下面还得靠大家用肩顶着,然后车辆再开过去。前卫163团于11月7日进驻龙桑,本队11月14日进抵达旺,后卫164团11月16日进驻邦冈共。
 
网易新闻:那是怎样一个战斗情况?
 
陈家夫:1962年11月18日早上8点半,根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出来的时间,三个炮团组成炮兵群,猛烈袭击西山口地区,然后步兵55师163团和165团最先发起进攻。
 
网易新闻:为什么要根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时间通报发起攻击?
 
陈家夫:那个时候,交通通讯太落后了,电台又传不了多远,只有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来判断时间。为啥不说拂晓攻击呢,要说早晨攻击呢,因为那里在早晨十点以前,雾气很大,十米以内,能见度极差。
 
网易新闻:刘帅的战术落实得如何?
 
陈家夫:总体而言,是很成功的,我们炮火轰炸后,步兵发起进攻,非常顺利,驻扎在这里的是印军62旅主力部队,由旅长辛格率领。辛格一路南撤后,我们原本要直插德让宗、邦迪拉之间截击,但是路太难走了,负责截击的兄弟部队无法按时到达指定地点,留下些遗憾。你知道路况有多差吗,很多地方要用背包带把人一个一个吊下去,行军非常困难。本来打算活捉辛格的,但没想到他溜走了。
 
网易新闻:双方的兵力大致是多少?
 
陈家夫:我们大概有2万多部队参战,印军驻扎在那里有8千多军队,如果算上地方警察部队,可能在1万左右。
 
网易新闻:战果如何?
 
陈家夫:我知道我们这个战线,毙俘962名印军,俘虏了300多人,缴获大量电台、汽车、火炮,而且我们没有一个人被俘。不过,到了11月底,我们把缴获物资全还给了印方,12月前,俘虏也全退送回去了。
 
网易新闻:你有没接触过印军战俘?
 
陈家夫:当然接触过,他们最大年龄有五六十岁的兵,还有全家都在一个部队当兵的,很有意思。我们对他们非常优待,最后归还战俘时,还有几个不想回去。
 
网易新闻:这场战争,什么人和事给你留下较深印象?
 
陈家夫:很多很多,要说首长一级嘛,55师副师长姜玉安的表现非常突出,给我印象深刻。
 
还是说说普通战士,这就是后来被正式授予全军战斗英雄称号的庞国兴,他当时是163团九边二排副班长,与另一位副班长王世军在追击敌人时,和主力走散了,然后在半道上遇到8班班长周文轩和战士冉福林,四人成立了一个战斗小组,推举庞国兴为组长,后来周文轩在中途再次走散。这个小组深入敌后,追击敌人15里,从18号到19号,打了五次小仗,消灭5个敌人,缴获加农榴弹炮8门,最后还把印军俘虏的一个我军士兵救了回来。
 
印军当时运来1300余枚盒式压发防步兵地雷,埋在西山口公路拐弯处至努如郎3号桥以南的公路两侧,布设了很多防步兵雷场。激烈交火中,我们有不少战士踩响了地雷,牺牲的烈士和伤员及其很多装备,都在印军雷场中,抢救不出来。我们就找来有一定地雷知识的班长何来发,老兵杨少英、新战士车运礼组成三人排雷小组。排雷小组最后的成绩惊人,抢救出大量伤员和设备,排除地雷430颗,最后这四百多解除引信的地雷,交给了后方指挥所。战后,何来发的事迹在部队中广为传颂,受到总部和兰州军区的表扬,荣立二等功。这一类的的故事很多,我都亲自采访过当事者。
 
网易新闻:事后你对战争有何评价和总结? 
 
陈家夫:这场战争我们赢了,但是根据上级指示,我们没有扣押敌军一个俘虏,没有扣留敌军一分物资,战后我们回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我方一侧20公里以内,这是古今中外历史上比较少见的事。当时许多指战员对此都不理解,但还是执行了。当时的思想是,中印还是穷兄弟,友好为主。张伟松1962年时担任165团机要股副股长,后来参加了南京军区召集的中印边境作战各参战部队战役研讨工作,1998年,张伟松和我合写了纪实性文学作品——《喜马拉雅的凯歌》,专门讲述中印边境反击战的过程,这本书在全军发行,被兰州军区政治部和总政文化部称为“进行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好教材”。 (本文来源:网易 )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