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成功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zhengchenggong/

不同时期各方对郑成功的评价

浏览 1667次     暂无评论     字体:      

  1662年五月初八,郑成功急病而亡,年仅39岁。由于郑成功及其子孙建立的政权有着特殊的政治背景,因此后世台湾、中国大陆、日本史界均关注其历史定位及评价,但因政治立场不同,各自有着不同的观点。


清朝

  对于郑成功,康熙帝曾评价其为“明室遗臣”而非“乱臣贼子”。康熙甚至亲自写下楹联:“四镇多二,两岛屯师,敢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赠与泉州三邑南安郑氏祖坟。

  然而,在清朝早期,官方多是将郑成功视为叛国或海贼。到了清朝末期,清政府为笼络台湾人,逐渐将郑成功宣传为“忠义典范”。1874年,清廷派遣钦差大臣沈葆桢来台办理海防事务,沈葆桢在该年年底与其他官员联名上奏,以郑成功“感时仗节,移孝作忠”值得为民表率,请光绪皇帝准为其建祠祭祀,有助于“正风俗、正人心”。

  1875年,光绪帝准其奏,正式在台为郑成功立祠,并由礼部追谥为“忠节”。同年三月,沈葆桢拆除了旧的开山王庙,在原址重建一座福州式建筑式样的“延平郡王祠”,并亲写对联一副:“开万古得未曾有之奇,洪荒留此山川,作遗民世界;极一生无可如何之遇,缺憾还诸天地,是创格完人。”

  从此以后,郑成功成为清廷承认的典范楷模,台湾重要官员包括刘铭传、唐景嵩等人,皆曾为延平郡王祠作楹联褒奖之。


康熙帝赐郑成功的挽联,存鼓浪屿皓月园

日本

  在台湾日本统治时期,日本殖民当局以郑成功拥有大和民族统而统治过台湾为由,将日本对台湾的统治解释为“继承遗储”,从而将日本对台湾的统治合理化。当时,台湾的公办学校还教学童唱“郑成功之歌”。台南的延平郡王祠被日统治者改为日式的开山神社,并且整修为神社样式。战后国民政府再次改回为延平郡王祠,并将原福州式建筑全部拆除,改建为中国北方式宫殿式建筑并于入口牌楼加设国民党徽,以示为中国正统政权。

  日本存在小中华思想且深受水户学影响,而水户学基于明朝遗臣朱舜水影响,使得日本史更重视大义名分论而发展为尊皇论。《大日本史》即是其扼要之精神依归。无论幕末维新思想,亦或今日历代天皇系谱,无一不受《大日本史》思想之沾染。在此思想体系下,对于明朝遗臣郑成功一生从事反清复明的功过,日人四方赤良评为:忠义空传国姓爷,终看鞑靼夺中华(鞑靼为明朝中后叶时的外患,明朝时的中国人称呼住在长城以北的蒙古人和女真人为鞑靼)。


中华民国(台湾)

  清末民初之际,民族主义在革命者与民间大行其道,郑成功在许多刊物与传记当中,被塑造为“抵抗外来统治的民族英雄”。同时也开始有许多学者将郑成功列为“天地会”的创建者,试图将排满革命与郑氏抗清拉上关系,借此大力宣传。

  1930年代,中国在遭受日本侵略的背景下,关于郑成功的刊物又开始流行,具有日本血统的郑成功在这些刊物当中也成为对抗日本帝国主义的象征人物。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后,由国民政府派遣来台宣抚的国防部长白崇禧,途经台南时,即前往延平郡王祠向郑成功行礼,并立一石坊于祠前表彰郑成功的“忠肝义胆”,借此宣扬忠于领袖、国家的精神。1950年,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撤退来台后不久,总统蒋中正亦亲题“振兴中华”匾额,悬挂于延平郡王祠正殿入口。1963年拆除原福州式建筑改以中国北方宫殿式建筑以示正统

  由于郑成功退入台湾的情境,与国民政府相似,且郑成功“民族英雄”、“忠于领袖”、“传统文化美德”等形象已深入人心,可作为国民政府宣传样板,因此除官方祭祀、宣传外,教科书中也多所赞扬郑氏的“民族精神”,并强调他“光复台湾”与“矢志反攻大陆”的事迹,将其与“蒋公”同样列为伟人;“民族英雄郑成功”在台湾遂逐渐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至今在台湾的许多像与文献上,仍然能够看到。但目前台湾的历史教科书不再指郑成功“收复台湾”,而是改以“驱逐荷兰,进入台湾建立第一个汉人政权”来表达。盖因台湾在荷治时期以前并不属于中国。

  在台湾,有许多学校、街道、乡镇的命名皆来自对郑成功的纪念。包括原日治时期台湾州立二中改名为“台湾省立成功中学”(今台北市立成功高中)、原台湾省立工学院改为国立成功大学、台湾南投县国姓乡、台中县成功岭、延平路、开山路、台南市东宁路等。


张学良1958年谒台湾郑成功祠的题诗迹:“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

中华人民共和国

  20世纪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课本中,称赞郑成功“驱逐了外国侵略者在台湾的势力……受到我国人民的崇敬”,并将他击败荷兰人收复台湾的举动,看成反帝国主义的民族英雄行为;他攻占台湾的故事,也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宣传素材,在历史课本中写着:“郑成功在台湾建立政权,团当地的汉族人民与高山族人民,共同发展生产事业”。

  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国许多历史人物都被重新审视、评价,郑成功也不例外。由于郑氏效忠的明朝被视为“反动”的封建王朝,虽然一度被奉为民族英雄,郑成功却也难逃被媒体与学者忽视的命运;在文革期间,几乎很少有人敢评论、研究郑成功与台湾。

  文革结束后,郑成功再次以“击败西方殖民者”、“收复台湾回归祖国”的“民族英雄”之姿,回到教科书当中,直到今日。2005年3月,刚刚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的江泽民,特别送给中央军委和国务院的领导人一系列瓷雕,主题是“郑成功收复台湾”。此一举动,在当时被视为武力攻台的暗示。


英国大使马戛尔尼

  英国大使马戛尔尼在回程路上写的“纪事”中表示:

  “明末的反清并不是民族斗争,不是什么捍卫明朝一姓私利的斗争,而是文明与野蛮的斗争,进步与落后,是关系到中国后来几百年命运的一场斗争。

  在这场斗争中那些坚定反抗满清侵略,为此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的英雄,他们的每个人的名字永远值得我们铭记在心,他们不仅是中国的英雄,同样也是世界的英雄,他们捍卫的不仅是中国的利益,同样也是整个世界文明进步的利益,他们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如果因此相信满清的谎言来污蔑他们,那只能说是丧尽天良的行为。”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