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zhangxueliang/

张学良给大陆的第一封复信

浏览 1321次     暂无评论     字体:      

199065日,台湾《中国时报》接到一封大陆来信。此信虽然通过航空寄达报社,注明编辑部收,却是请代为转呈张学良的。信中写道:汉公钧鉴:

 

岁次庚午,适逢我公90高龄之期,南望云天,别情离绪,实不胜怆然。所幸苦难之祖国日趋振兴,统一之局面为期不远。大陆人民,特别是公之旧属亲朋莫不衷默祝,深盼能不放过我公一生之惟一之90寿诞,为公当面祝南山不老之寿,借叙离情。我公亦可假此机会探视、扫墓移葬先人。公曾一再亲口说过,先大帅壮烈遇难,简葬辽西,尸未寒,其灵柩必须由公本人安葬辽东。铮铮斯言令人难忘。现驿马坊旧坟地,已由锦州市和令孙大壮出资修葺,元帅林新墓园一直由抚顺市政府负责,保护完好。移葬条件已具备,只待我公亲临主持,如此良机实不可失。我等深知我公一向谦虚大量,但对此办寿扫墓探亲移葬之奉当俞允不辞也。对此台湾当局亦当本人情大义不予拒绝。引领神驰,不尽欲言。

 

谨祝健康长寿

 

缀在后面的具名落款是:卢广绩、刘鸣九、荆有岩、郭维城、张庆泰、吴家兴、杨志信

 

此信所具日期为1990418日,发自北京。

 

《中国时报》将信函转给张学良同时,急电越海,催促驻北京的特派记者李作平,依据这自投门上的新闻线索,寻访信函中具名人的身份。接到电报后,李作平不敢怠慢,东访西查,大致理出了个绪。信函中具名的7人,均为当日张学良统率的东北军旧属。曾任政务处长的卢广绩(96)、秘书处长刘鸣九(91)、东北三省官银号会办荆有岩(91)、机要秘书郭维城(78)、张庆泰(80)、吴家兴(80)、英文秘书杨志信(80)

 

细心的特派记者经过一番分析之后,断定这一具名顺序包含了年龄尊长和资历因素。于是他拿定主意,先行采访卢广绩。

 

卢广绩号乃庚,1894年生于海城。15岁随伯父在奉天就读时,与周恩来同学,以文相知。他同张学良于1920识后,张学良赞赏其代为放赈中为人忠厚,办事认真,理财奉廉,将他留在身边供职。“九一八”事变一周后,他又在北平奉天会馆主持了成立“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的大会,成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张学良调任“西北剿总”副司令后,1936年,时任甘肃省天水第四行政督察专员的卢广绩,奉调西安为西北总部第四处处长,西安事变之夜卢广绩也曾挚守在张学良身边,并参与起草了通电全国的八项主张。周恩来从延安飞到西安的第二天清晨,就拜访了卢广绩。卢广绩也不负厚爱,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中,确也鼎力相助。待到张学良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卢广绩带着周恩来“对外抗日,对内民主”的鼓励,离开西安,又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斗争中。

 

1990109日,张学良用张府的专备信纸,给卢广绩写了一封回信。广绩乡弟:

 

寄来剪报及报纸均已收到,多谢!最近甚忙,迟迟未能复信,请原谅。请代为问候各位乡弟。

 

专此敬祝大安

 

张学良顿拜

 

回信寥寥数语,但字里行间乡情依依。此信是写给卢广绩的,可知情人认为这不乏对前时具名7人的回信。因为信中着意提到了“请代为问候各位乡弟”。

 

张学良称其为“乡弟”既对又不对,以乡人论及,那是不为过的。因为卢老生地就是海城,所以说他与张学良不仅是东北老乡,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同乡。但张学良称之乡弟,却又不甚准确。卢广绩长张学良7岁,时年已95岁高龄,人们尊称其为卢老。如果以此来论的话,张学良应称其为“乡兄”才贴切。细细算来,俩人别却已有50多年了,这也在所难免,倘若理解为包括对7人寿祝信函的回复的话,倒也用心良苦,令人感念了。

 

西安事变后,卢广绩与张学良将军无奈离别,转瞬已50余载,无时无日不在期待着畅叙别情的那一天。有一次记者前来采访,他望着张学良的照片喃喃自语:“真想汉公啊,不知哪年哪月能与将军再见上一面。果真如此,死也安心。”说完竟潸然泪下。相会无期,他便将有关张学良的报道剪裁下来,反复端阅,以此宽释眷思之情。这便是张学良回信中“寄来剪报及报纸均已收到,多谢”的缘由。

 

卢老接到张学良来信,正值《张学良将军》画集出版,当卢老蹒跚着出席了首发式,并由人代读来信时,全场沸腾,卢广绩更是难抑情1993年,在卢老百岁寿辰之际,辽宁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辑了卢广绩专辑,张学良应邀题写“卢广绩生平”。此时卢老重疾染身,已无言语能力。但当他捧视墨宝时,不禁老泪纵流。

 

卢老在百岁寿祝后不几个月,怀着稍释的宽慰,也揣着萦怀的遗憾驾鹤仙逝。他的遗像前安置着张学良嘱献的花圈,挽联上书:“痛失乡泽”。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