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贝娜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yaobeina/

姚贝娜眼角膜移植给粉丝 剩余部分还可帮助4人

浏览 674次     暂无评论     字体:      

  “我是第11代武汉人,贝娜是第12代武汉人,她生在武汉,长在武汉。武汉的女儿,要回家的。”姚贝娜1月16日去世当天,她的父亲姚峰这样对武汉晚报记者说。
昨日中午,贝娜的眼角膜,冒着飞舞的雪花,回到故乡武汉。
她匆匆赶回,是为了给一个患者带去光明。
昨日下午,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眼科中术室,姚贝娜的部分角膜移植给了一位来自湖南的26岁眼肿瘤患者。专家称,姚贝娜余下眼角膜还可以帮助4个人,加上此前深圳和成都的两名患者,姚贝娜的角膜可能帮助到7名患者。
11:56
姚贝娜的角膜抵达武汉
昨日,得知姚贝娜剩余的角膜组织将于当天上午送往武汉,武汉晚报记者一早便守候在天河机场。但受雨雪天气影响,原定于8时30分从深圳飞武汉的航班,一再推迟。
1月16日,歌手姚贝娜因乳腺癌在深圳去世。按照她的遗愿,在她逝世的当天,深圳医生姚晓明摘取了她的一对眼角膜。完整的角膜直径约12毫米。第二天,姚医生将两只眼角膜中央的7个毫米组织,分别移植到深圳和成都的两名患者眼中,让他们重见光明。剩下的一对形边缘角膜,还可以帮助4~5名眼病患者。姚晓明将其送往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在姚贝娜的故乡武汉寻找合适的受捐者。
姚晓明说,选择武汉,主要是尊重家属的意愿。姚贝娜的父亲姚峰提过这个想法,希望受捐者和贝娜年龄相仿,可以陪她走得更远,看得更清。另外就是希望有武汉的患者,姚贝娜是武汉的姑娘伢,这样就好像女儿还在身边。
上午11时56分,航班降落武汉天河机场。姚晓明怀抱着泡沫保温箱出现在接机口。担心角膜有闪失,他一直将盛放角膜的保温瓶放在随身的行李箱中,直到下飞机才放入泡沫箱。
载着姚贝娜眼角膜的中巴车,离开机场,驶向市区。这条路,姚贝娜上大学前曾无数次走过,这一次是如此特别。
15:30
受捐者被推进手术室
按照计划,有两个患者要接受姚贝娜的眼角膜:26岁的湖南姑娘周晓(化名)患先天性角膜皮样瘤,左眼球有一粒花生米大小的肿瘤,影响视力和美观,6年前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登记寻找角膜;另一名3岁男童右眼因外伤导致睑球粘连。但是昨天,由于男童赶往武汉途中感冒发烧,他的手术当日无法进行。
15时30分,周晓被推进手术室。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眼科主任周和政、副主任周雄、医生曾波和姚晓明一同进入手术室。专家们先将肿瘤小心剥除,再根据肿瘤挖掉后留下的缺口,将姚贝娜的眼角膜修剪合适后,缝合在缺口上。整个手术大约用了半小时,使用了姚贝娜一片环形边缘角膜的1/3,相当于小手指指甲盖的1/3。
一个年轻女孩守在手术室外。她告诉记者,接受手术的是她的嫂子。前天他们接到医生电话称终于有了角膜,当天就赶了过来。“来了之后,我们知道要用姚贝娜的眼角膜,我嫂子也知道。我们很幸运,也很感动!”
16时左右,左眼裹着纱布的周晓在医护人员搀扶下走出手术室。她说,当医生告诉她角膜来自姚贝娜,自己很激动:“我是姚贝娜的粉丝,很喜欢她的歌。我会好好保护这只眼睛,也要向她学习,学习她这种精神。”
对话
“捐出女儿的眼角膜,我们不要鲜花和感谢”
姚峰称不会去见受捐者,以免给别人压力
昨天中雪。一夜醒来,江城银装素裹,3到4级的北风呼啸袭人面——农历马年最冷的一天,就这样来了。
这一天,武汉姑娘、歌手姚贝娜病逝后留给人间最后的光明——眼角膜送回家乡武汉,为一名患者带来光明,在寒冬涌起一股暖意。
不会去见眼角膜受捐者
“这是一双美丽的眼睛,明亮清澈;这更是一双善良的眼睛,眼神中是温暖跟坚毅。”中央电视台1月26日的《焦点访谈》,这样报道歌手姚贝娜病逝后捐献眼角膜的举动。
因为姚贝娜的名人身份,这次眼角膜移植手术备受关注,江城所有媒体都提前接到了通知。然而,这并非姚贝娜父亲姚峰先生愿意看到的。在武汉晚报记者的电话采访中,他表现出无奈,“这和我们的初衷相悖。成都移植眼角膜时,当我看到鲜花和仪式,受捐者后来还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感谢姚、姚’,我和贝娜的妈妈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我们不希望别人对我们感恩戴德,这也不是贝娜希望的。”
姚峰表示,他不会去见这些眼角膜受捐者,“作为父母,我们也想看看自己女儿的眼睛在别人身上延续,但这样会给别人压力。”
“如果我是受捐者的父母,知道自己孩子得到的眼角膜来自名人,突然要被置身关注之下,今后的工作、生活,该有多大的压力啊?”姚峰设身处地为受捐者着想:“而且,我一直不希望拔高,贝娜是个公众人物,对她有关注是在所难免的事,我知道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都没有坏心。但在捐献眼角膜这件事情上,她只是做了一个普通公民回馈社会的事情,和其他捐献者是一样的。她是一个非常朴实的孩子,太过拔高也违背她的初衷。”
希望引起社会关注眼角膜捐献
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同意书,是作为父亲的姚峰代为签字,但捐献这件事,在姚贝娜昏迷之前,一家人就充分讨论过。“贝娜在被送进ICU之前的几天,她说,‘爸,其实我不怕死,但我死了,我爸妈怎么办?’然后她就哭了。她后来接着说,‘我想把遗体捐了’。”
谈起女儿最后的决定,父亲姚峰回忆说,“后来我说癌症患者,癌细胞转移了,器官都没有用;乳腺癌不是疑难杂症,遗体也没有用;可能就只有眼角膜还有用。她就说‘那我把眼角膜捐了’。最后,我和贝娜妈妈决定陪着她,身后也把眼角膜捐了。当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她能好的,就没有让她自己签字,谁知她送进ICU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2015年1月1日起,我国已全面停止对死囚器官的使用,其中包括眼角膜。而目前,我国正在等待移植眼角膜的眼疾病人有300万,需要眼角膜移植的患者,可能需要等上两三年,也有可能永远失去了重见光明的机会。
在捐献眼角膜这件事情上,还有什么是家人希望看到的?姚峰先生没有犹豫地说:“希望能引起社会对眼角膜捐献方面的关注,别的真不希望了。”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