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xuzhimo/

天才诗人徐志摩的浪漫享乐个性分析(一)

浏览 1228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徐志摩(1896~1931)的个性,基本上属于活跃的多质享乐型(the epictur)。
     他的生命虽然只有35岁,然而在20世纪中国文化史上,却是个非常有争议的历史人物。多少年来,对于徐志摩的诗品、文品、人品的评价,众说纷纭,观点分歧。但是一谈起他的个性特色,跟他熟悉的朋友们却是异口同声,看法基本一致。
     徐志摩的灵洋溢着“美与爱”的感情。他十分外向、活跃、乐观,有充沛的精力、魅力,但有些难以捉摸。他的兴趣广泛而难以专一。他好动,喜欢快活、热闹和变化多端。亲友的好事会给他带来由衷的愉快,但是徐志摩的道德感却没有一定之规,因此并不稳固。
     倘若朋友、熟人遭遇不幸,徐志摩立即会真诚地表示同情,而且他的同情感是天真的、不易消失的。徐志摩慷慨大方,乐善好施,但有时忘记自己的义务。这种性格一旦败坏,他就会变得浮躁、任性、低俗,甚至胡作非为。
     他痛恨受强力控制、被境束缚,而且尽可能保留许多愉快的选择。在不如意的情况下,他会从心理上逃脱到愉快的幻想中。
     由“本我”弗洛伊德认为人格构由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组成。本我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欲望,冲动和生命力。的徐志摩,是自我中心、及时行乐的享乐主义者,在他要求体验每件事的过程中,却容易感到沉闷。他也是叛逆的、无法专一的人,容易走向自我毁灭。在“超我”超我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中的道德部分。徐志摩是充满爱心、同情心、包容心的,富于想象力、创造力、感知力,且善于照顾他人。

(一)男人眼里的徐志摩

      徐志摩的初中同学郁达夫回忆:大约是在宣统二年(1910)的春季,郁达夫还是初出茅庐的未满14岁的乡下少年,离开故乡的小市,突然间闯入(浙江)省会的杭州府中学堂,周围万事看起来都觉得新异怕人。在宿舍里、课堂上,郁达夫同蜗牛似地蜷伏着。但是同这种畏缩的态度正相反的,在同一级同一宿舍里,却遇到了同年的奇人徐章垿(志摩)。
     少年郁达夫印象中的徐章垿,是一个“身体生得很小,而面却是很长,也生得特别大的小孩子。这顽皮小孩,样子真生得奇怪。无论在课堂上或在宿舍里,总在交头接耳的密谈着、搞笑着,跳来跳去,和这个那个闹闹,结果却终于会出其不意地做出件很轻快很可笑很奇特的事情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尤其使人惊异的,是那个头大尾巴小,戴着金边近视眼镜的顽皮小孩,平时那样的不用功,那样的爱看小说——他平时拿在里的总是一卷有光纸上印着石印细字的小本子——而考起来或作起文来却总是分数得得最多的一个。”郁达夫:《回忆徐志摩》,载《徐志摩纪念专辑》。
      十几年以后,在民国十三、四年(1924~1925)之交,郁达夫混迹在北京的软红尘里,有一天风定日斜的午后,忽而在石虎胡同的松坡图书馆里遇见了徐志摩。仔细一看,他的头、他的脸,还是同中学时候一样发育得分外的大,而那矮小的身材却不同了,非常之长大了,和他并立起来,简直要比郁达夫高出一两寸的样子。“他的那种轻快磊落的态度,还是和孩时一样,不过因为历尽了欧美的游程之故,无形中已经锻炼成了一个长于社交的人了。笑起来的时候,可还是同十几年前的那个顽皮小孩一色无二。”郁达夫:《回忆徐志摩》,载《徐志摩纪念专辑》。
     梁实秋结交徐志摩是在1922年的清华学校时期。27岁的徐志摩刚从欧洲游学回来,诗名满京都。清华文学社想请他来讲演。由于徐志摩跟梁启超有师生之谊,梁实秋就委托同班好友、梁启超长子梁思成代邀徐志摩。正当秋令,水木清华风物灿然,梁实秋初次见到这位风流才子,留下极好的印象:“飘然而至,白白的面孔,长长的脸,鼻子很大,而下巴特长,穿着一件绸夹袍,加上一件小背心,缀着几颗闪闪发光的纽扣,足蹬一双黑缎皂鞋,风神潇散,旁若无人。” 梁实秋:《回忆徐志摩》,载《徐志摩纪念专辑》。
     此后,梁实秋去了美国,徐志摩则在北京热心于“新月社”俱乐部活动,并且由于同陆小曼的恋爱闹得沸沸扬扬。彼此再没发生直接交谊。但有一件事给梁实秋留下了极大好感。当时,梁实秋受白璧德影响,一连写了好几篇抨击浪漫主义的论文,他虽明知“和志摩的文学作风不是同调”,但还是都直接投寄给了他所主编的《晨报副刊》,而徐志摩不以为忤,居然都给刊登了出来。对比当时另一些人排斥异己的作风,梁实秋深有感慨,说:“志摩及其一伙究竟是自由主义者,胸襟相当开阔,有相当容忍的器量——主张归主张,友谊归友谊。”

(二)女人眼里的徐志摩

     在当时的女人们眼里,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苏雪林说:“他的身躯是颀长的,脸儿也是很长很长的,额角则宽而广,皮肤白皙,鼻子颇大,嘴亦稍阔,但搭配在一起,却非常的和谐。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好像蒙着一层朦胧的轻雾,永远带着神秘的神态。”苏雪林:《我所认识的诗人徐志摩》。1920年,苏雪林尚在北京读书。徐志摩回国打算与张幼仪离婚。苏雪林听同学们谈论徐志摩说:徐禀赋很高,清高孤傲,不染尘俗,为许多女子所倾心。
      1931年,徐志摩去世的第三天,方令儒、张奚若等人聚集在凌叔华的家里,甚为悲伤。张奚若的夫人垂泪说:“我们这群人怎么能缺少他呢?”沈性仁(陶孟和夫人)黯然说:“这都是造化的安排!”后来,方令儒写文章纪念徐志摩,文章题目就是《志摩是人人的朋友》。由此可以看出,徐志摩在女友们中间是很受欢迎的。
      再听跟徐志摩有感情纠葛的三个女子怎么评价他、对待他。
发妻张幼仪
      徐志摩16岁的时候,张幼仪13岁。因徐志摩才智过人,在江浙一带已小有名气。张家的家长遂私自与徐家定亲。这是父母包办婚姻,并未经过徐志摩的同意,所以,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种子。像徐志摩这样感情丰富的诗人,是不能接受旧式婚姻的。
      但从现存的资料分析,张幼仪一直很爱护徐志摩的。张幼仪把徐家的独苗抚养成人,一直供读到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与徐志摩同校、同学位——作者注),且为死后的徐志摩树碑。《徐志摩全集》也是张幼仪暗中相助才得以出版(因无夫人名分故未露面),这些可以说明张幼仪始终对得起徐志摩。
才女林徽因
      林徽因16岁时在英国跟徐志摩的恋情,是谁先主动,难以讨论。1927年3月15日,林徽因写信给美国的胡适说:“请你告诉我这三年来寂寞受够了,失望遇多了。只有盼着他原谅我以前的不了解。”原谅什么呢,不言而喻。而徐志摩也是因为想赶上林徽因在北平协和礼堂的演讲,而坐飞机殒命。
      林徽因和梁思成的结合,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梁超的影响。因为梁启超的名气实在太大了,梁、林两家又为世交,门当户对。当然,从事建筑的梁思成非等闲之辈,深谙文学的林徽因也做从事建筑学的专门研究。两人琴瑟好合、比翼齐飞,双双作出了卓越贡献。
      1931年11月徐志摩死后,梁思成去济南探望。回来时带回一片飞机残骸,林徽因毫不犹豫地将这片残骸挂在床头,留作纪念。
     徐志摩飞机失事两周之后,林徽因在《悼志摩》中写道:“现在这事实一天比一天更结实,更固定,更不容否认。志摩是死了!……关于他的事,动听的,使青年人知道这里有个不可多得的个性存在,实在是太多——谁也得承认像他这样的一个人世间便不轻易有几个的,无论在中国或是外国。”“我认得他,今年整十年。……志摩认真的诗情,绝不含有丝毫矫伪,他那种痴,那种孩子似的天真实能令人惊讶。”“志摩我的朋友,死本来也不过是一个新的旅程,我们没有到过的,不免过分地怀疑,死不定比这生苦。——但是我前边说过最难堪的是这永远的沉寂。”“诗人志摩用不着我来多说,他那许多诗文便是估价他的天平。我们新诗的历史才这样短暂,恐怕他的判断人尚在我们儿孙辈的中间。”原载1931年12月7日《北平晨报》第九版。
后妻陆小曼
     陆小曼未遇徐志摩前,已和王庚结婚。这王庚是留美的军事专家,他和后来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是校友,王庚不到30岁就有少将军衔,官职不小。若不是徐志摩的介入,陆小曼可以有一个圆满的人生。
     梁启超在徐志摩陆小曼的婚礼上致祝词说——
     “陆小曼,你既已和志摩作伴侣,如何的积极的鼓励他,作他应作的事业,我们对于你,有重大的期待和责备,你知道吗?……”
      从陆小曼能接受梁启超大人的这一番祝词来看,她是很有胸襟的女子。公道一点说,陆小曼也不是一般的“花瓶”。至于说花钱大手大,这由不得她。她的父亲是北洋政府制币局局长,她家本来就是印钞票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养成随性花钱,那也一时改不了。有些人说徐是为了拮据的生计而坐飞机丧命,就是说陆小曼花钱太厉害了,徐志摩要拼命地赚钱供养她,以至于把命都赔上了。但在徐志摩坐飞机之前,陆小曼是打电话叮嘱他不要坐飞机去北平的,但徐志摩不听,硬要坐飞机赶去听老情人的演讲。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常年素服,不施粉黛,深居简出,整理徐志摩的遗著、遗物。一年后的清明(1933年春),陆小曼去硖石为徐志摩上坟,赋诗一首:琴焚断感未消,此心久已寄云峤。
      年来更识荒寒味,写到湖山总寂寥。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