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xuxiangqian/

毛泽东怎样送密信 令徐向前带领红四军北上

浏览 747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徐向前元帅在自己的回忆录《历史的回顾》中,对1935年9月9日深夜,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率领下,秘密脱离张国焘控制的红四方面军北上后,红军前敌指挥部得知此事时是这样描述的:“……那天上午,前敌指挥部开了锅,人来人往,乱哄哄的。我情极坏,躺在床板上,蒙起来,不想说一句话,陈昌浩十分激动,说了些难听的话。中央派人送来指令,要我们率队北进;陈昌浩写了复信,还给张国焘写了报告。”

  “中央派人送来指令”,当时中央是派谁送的指令?今天我们得知,当年给徐向前送党中央毛主席指令的是时任红一方面军二师通讯主任的曾思玉。当时,中央为曾思玉配备了一个营的兵力和一部电台,一路护送,在红四方面军驻地的一个岔道口,将毛泽东的亲笔信送给了徐向前

  草地惊变

  1935年9月10日,已经快走出草地的红军先头部队——中央红军红一军团二师正在遵照党中央的指示为全军开路。此时,红二师全体将士根本不知道发生了张国焘要危害党中央、分裂红军的事,更不知道毛主席已经于昨天晚上秘密带领中央红军红三军团和中央纵队离开了红四方面军驻地,急速向最前沿的红一军团驻地开进,然后率领红军一起北上抗日。

  北上是中央早就决定了的。早在1935年6月26日,中共中央在两河口召开了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指出两军会合后的方针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在运动战中大量消灭敌人,首先取得甘肃南部,以创立川陕甘苏区根据地。并决定红一、四方面军混合编成右路军和左路军,红一方面军的一、三军团,军委纵队的大部分及新成立的红军大学和红四方面军的第四、第三十军为右路军;朱德刘伯承、张国焘率红一方面军的第四、第九军团与红四方面军的主力组成左路军。

  1935年9月10日,右路军的先头部队红二师已经向草地急速行军一天,驻扎在只有几户藏族人家的一个小庄子里。藏民受到国民党反动派和藏族统治者的反动宣传,在红军到来之前就已经离开庄子了。因为房子太少,除机关指挥部在房子里面,作战部队以及基层指挥员都在雪松下的树针叶子上面露营。

  9月11日早晨,乌云满天。约8时左右,一支马队急驰来到红二师驻地。陈光师长、肖华政委前去迎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博古、林彪叶剑英聂荣臻等领导人,把他们接到了自己住的房子里。

  曾思玉等红二师司令部机关参谋人员看到这么多中央领导同志突然到来并召开紧急会议,都感到可能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大家怀着一颗紧张的心,静静地等待消息传出。

  领受秘密任务

  不错,此时的党中央面临着极其重要的关键时刻。

  不一会儿,陈光师长从屋子里走出来,把曾思玉叫到另外一间房子里,和肖华政委一同交给曾思玉一项重要任务。

  陈光师长神情严肃地说:“曾主任,交给你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而且是十万火急的任务。”

  只见陈光师长中拿着一封信说:“这是毛主席写给四方面军徐向前总指挥的一封信,命你火速送交给他。你带领六团一营和师部备用电台,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昨天经过的那个岔路口。徐总指挥可能在今天下午由东而西经过那里,他必经过那个岔路口向毛尔盖地区去,这是你见到徐向前总指挥的最好时机和地点,千万不要错过。”

  肖华政委接着说:“你去完成这个任务,路上遇到各种问题,都要灵活处置,尽量避开,一切都为送信任务服务。”陈光师长再三嘱咐:“无论如何要把毛主席的亲笔信送到徐总指挥手中,这是关系到党和红军前途和命运的极其重要的一封信,任务艰巨,困难很大。但是,你是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红军干部,一定要想办法完成任务。如果遇到意外,哪怕牺牲自己也要设法将信送到徐向前总指挥手中。”

  曾思玉回答说:“困难再大,也要想办法完成。”

  然后,两位师首长带着曾思玉来到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开会的屋子里。陈光师长向毛泽东报告说:“这是我们师司令部的通讯主任曾思玉,由他来执行送信的任务。”曾思玉向毛泽东敬礼,并说:“毛主席,我去完成任务!”毛泽东笑了:“哎,你不是给我选派担架员的曾思玉吗?主任亲自出马,一个顶两个,我相信你能够顺利完成这次送信的任务。”

  毛泽东用手指着桌子上的地图说:“徐总指挥从东面来,一定会经过这个岔路口向毛尔盖去,你必须争取时间,抢先赶到岔路口等候。”曾思玉说:“请毛主席放心,坚决完成任务!”毛泽东看着曾思玉,点了点头,说:“那可不是一封普通的信呀,送这封信说不定会付出重大代价,甚至还会流血牺牲的!”曾思玉说:“毛主席,跟着你干革命,我们红军战士心里就亮堂,就高兴,为革命事业牺牲自己也是光荣的!”

  面见徐向前

  曾思玉根据首长指示,立即带着六团一营和电台,火速起程。

  一营营长曾保堂是曾思玉的本族老表,由他和教导员边强行军赶路、护送曾思玉完成送信任务,边做干部战士的政治动员工作,要同志们抓紧时间快速赶路。

  经过强行军,大约下午两点左右,曾思玉和一营及时赶到了草地小山坡的指定岔路口。曾思玉立即对道路东西两端进行观察。由于下雨,地上是湿润的,马队行进过后,一定会留下痕迹,他们见地上没有马蹄印迹,判断徐总指挥尚未经过。

  曾思玉命令曾保堂营长带领部队在北侧山坡警戒,隐蔽起来,以防意外发生。他派出干部观察哨用旗语信号联络等候,并带温先星和另一位姓罗的红军战士在岔路口雪松下休息等候。

  下午4时左右,瞭望哨的旗语信号舞动起来,旗语信号报告,东面有一支骑兵队伍过来了。曾思玉想,可能是徐向前总指挥的马队来了。果然,没过几分钟,几个先头骑兵奔驰过来了。曾思玉见状,立即上前,拿着信摇晃着高喊:“同志们,停下,停下,徐总指挥来了吗?”

  奔驰而来的骑兵队伍立即停了下来,骑马的人都穿着崭新的军装、背着新式武器,曾思玉明白这一定是红四方面军的同志,而对方一见到衣衫破烂的曾思玉他们,也就知道是中央红军的人。曾思玉马上问道:“哪位是徐总指挥?”一位挎驳壳枪的同志用手指了指后面一位骑在马上的红军说:“那位就是徐总指挥!”

  曾思玉跑步上前,向徐向前敬礼,并送上信件。徐向前接过信件,一看是毛主席亲笔所写的“徐总指挥收”几个字,当即拆开信封,打开信纸阅读起来。只见徐向前眉头紧锁,色突然严肃起来,生气地说:“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

  站在徐向前身边的曾思玉此时心情极度紧张,看到徐向前紧锁的眉头久久不能舒展,不知道他会作出什么反应。只见徐向前抬头看着远处的草地,好像在想什么问题。

  曾思玉问:“报告总指挥,您有回信吗?”

  徐向前略加思索,说:“没有回信,我写个字条,表示收到这封信,签上我的名字。”并问:“你是什么职务?”曾思玉回答说:“我是红一军团二师通讯主任曾思玉。”徐向前点了点头,又问:“毛主席、周副主席身体好吗?”

  曾思玉知道徐向前担心毛主席和周副主席的身体健康状况,连忙说:“毛主席身体好,周副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的身体都很好!”

  徐向前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从旁边一位红军战士手中接过纸和笔,写下了“毛主席,信已收到”几个字,落款“徐向前”。徐向前将字条递给曾思玉,曾思玉接过字条,向徐总指挥敬礼后,转身离开岔路口,徐向前带领马队也快速离开了岔路口。

  徐向前的马队刚一离开岔路口,隐蔽在山冈后面的一营指战员就快速过来了。曾思玉手握缰绳,翻身上马,带领一营和电台人员飞奔北上,追赶中央红军去了。第二天上午,曾思玉一队人马就赶上了大部队。

  这次给徐总指挥送信,是曾思玉第一次见到徐向前,徐总指挥的风度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曾思玉早就对张国焘反对毛主席北上方针有所耳闻,毛泽东给徐向前写信,可能是揭露张国焘反对中央北上、妄图危害党中央的阴谋,努力避免红军内部冲突。

  曾思玉分析的没有错。当时党中央和毛主席率领右路军继续北上,脱离张国焘控制的地盘,规避风险,挽救红军挽救党。毛泽东的信就是向徐向前说明中央红军北上的事实真相,并劝徐向前带领红四方面军北上,即使一时难以北上,也要团广大红四方面军将士,跟着党中央走,今后条件成熟了回到北上的队伍中来,千万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