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xuxiangqian/

徐向前谈西路军惨败祸首并非张国焘 中央指挥失误

浏览 784次     暂无评论     字体:      

西路军

关于西路军的惨败,徐向前在回忆中作了多方面分析:一是西路军担负的任务飘忽不定,变化多端,大大超出应有限度,这是导致失利的根本原因。

西路军问题

1936年10月,红军三个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以后,中央军委有一个《10月份作战纲领》,提出了宁夏战役计划。这里面有一个背景,三个方面军会师以 后,有一个总的行动方向,就是按照联共中央的意思打通国际路线,让红军到外蒙和新疆建立根据地,毗邻苏联,在西北造成一个抗日局面。苏联的战略重点在欧 洲,无暇东顾。斯大林的意愿是,苏联远东地区不受到日本人的威胁,希望中国的红军牵制日本从东方进攻苏联,而中国红军也可以通过这条途径,从苏联取得物资 援助。为什么要北上?就是这个意图。要打通国际路线,当时的说法就是要“打通远方”。宁夏战役计划实际上就是要实现这个意图,所以,当时的方向是宁夏不是 陕北,准备到宁夏去,就是准备过河。但是,这个时候蒋介石也在调动军队,想在黄河以东把红军全部解决了。10月份,红四方面军的红9军、红30军再加上红 一方面军的红5军,连同四方面军军部,先过了黄河。国民党调集兵力赶往堵截,原准备渡河的红31军南下阻击,终因敌众我寡,被敌军切断黄河,未能渡过黄 河。过了黄河的三个军一共21800人,成了孤军。开始还让他们继续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西北是马家军的天下,马家军有正规军3万,民团8万,一共是11 万,敌我力量悬殊,根本没法完成宁夏战役计划。11月份,中央军委就提出改变原来的作战计划,组成西路军,让他们西征,以一年为期,在河西走廊建立根据 地,这才是西征的开始。最后整个西路军全部失败。从1936年11月到1937年4月,陈云滕代远到星星峡去接西路军的时候,21800多人只剩下 400多人。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但是西路军浴征战、兵败河西,长期以来却被作为张国焘逃跑主义路线破产的一个标志。《毛泽东选集》的《中国革命战 争的战略问题》及其注释就是这么说的,各种中共历史教科书当然也是这样说的。

80年代,研究者对这一历史论提出疑问,国防大学教员朱玉教授、丛进教授最早写了文章。长期以来,把“打通国际路线”作为张国焘“逃跑主义”的产物,认 为这个口号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战略背道而驰,这种说法与事实不符。大量文献档案表明,“打通国际路线”是中共中央整个战略部署的主要节之一,而不能 与张国焘“逃跑主义”路线划等号。因此,河西部队从北进执行宁夏战役计划,到改为西进执行打通新疆的任务,完全是执行中共中央战略计划的结果,是执行中共 中央、中央军委的方针、部署、指示,而不是执行张国焘的“西进计划”。毛泽东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是1936年12月,这时西路军还没有失败,中 共中央也没有清算张国焘路线,怎么会有关于西路军失败的内容呢?显然,这是后来对稿子整理补充时所加。

至于西路军的失败,也谈不上是张国焘“逃跑主义”路线的结果,原因非常复杂。徐向前在回忆中作了多方面分析:一是西路军担负的任务飘忽不定,变化多端,大 大超出应有限度,这是导致失利的根本原因;二是敌强我弱,西路军远离根据地,孤军深入敌军腹地,且旷日持久,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左右回旋不好回旋,企图 援应没有援应,丧失了作战主动权;三是战场指挥缺乏机断专行,一方面上级统得过死,没有给战场最高指挥官以应有的自由权,另一方面西路军一把陈昌浩思想 上有包袱,患得患失,当断不断。中央军委要求在河西走廊建立根据地,而在河西走廊建根据地缺乏起码的客观条件,河西走廊这个地方一无好的地形,二无群众基 础,更谈不上武器弹药的接济,一个狭长的地带,四周是荒漠,根本无法建立根据地;西路军最高领导人陈昌浩不能灵活执行军委指示,从长征中违背中央决定、极 力主张南下的一个极端,跳到机械执行中央指示、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另一个极端。举一个倪家营子战斗的例子,是一个最惨的例子:西路军在倪家营子同马家军血战 20多天,终于突围出来了,但是陈昌浩提出要重返倪家营子,在那里建立根据地,因为这是中央的指示。徐向前同陈昌浩激烈争论,最后不得不服从陈的命令。结 果部队又回到了倪家营子,再度被马家军包围,待第二次突围出来时,西路军就剩下3000多人了。

1980年,朱玉将文章《“西路军”疑》报送邓小平邓小平批转李先念研究。1983年2月,李先念写了《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的报告,给了 陈云。陈云同意李先念的说明,让他把这个说明送中央党史研究室,并送中央档案馆存档,请邓小平批转中央常委,邓小平批了两句话:“赞同这个说明,同意全件 存档”。

关于西路军的问题,党史界争论很大。中国革命博物馆的《党史研究资料》1983年第9期发表了朱玉、丛进的一组关于西路军问题的文章,引起高层指责,有关 部门下令收回这一期刊物。有一种观点仍然认为,西路军和西征就是张国焘“逃跑主义”的产物。1991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写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上卷出 版,有人写西路军是“奉命过河”。李先念看到后给中央党史领导小组写信,质问“奉命,奉命,奉谁的命?”几万册全部印好的书将那一页全部撕去,改成“根据 中革军委命令”,重新排印。

2004年,中央电视台播映电视文献片《李先念》,其中第二集《血染祁连》,把西路军的来龙去脉介绍得非常清楚,对西路军的历史作了全面和客观的反映。不久,香港凤凰电视台也连续五次访谈西路军的问题。

当然,到现在为止,学术界实际上还是有不同的看法,有些研究者认为西路军的失败,除了上述原因外,西路军本身也有问题,在处理建立河西走廊根据地的问题上也有失误。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