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xiaohong/

萧红:爱一次,或者,很多次

浏览 326次     暂无评论     字体:      

blob.png

微雪的夜晚,在IPAD上重新看电影《黄金时代》。正如反复阅读《呼兰河转》一样,萧红清寒深情的人生,与她清丽凄婉的文笔,都对我充满了永恒不竭的吸引。尽管每看一次,痛一次。

电影在各种蒙太奇法交叉的画面中,叙事是安稳的,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只有干枯得近乎史料般的简单陈述;旁白是平静的,一众才华横溢的作家们说起她来缺乏应有的抑扬顿挫,只有似乎不带丁点情感的轻诉;画面总体是干净的,在那个烽火连天、国破山河间,虽然充满了离乱和颠沛,但没有腥得让人无法卒睹。 许鞍华刻意地用了最轻描淡写的手法,但无论怎样地语焉不详、植下种种空白,三个小时的叙述,还是完整地堆砌了萧红短暂而又浓墨重彩的一生:离家出走、逃婚、未婚先孕、恋爱、婚、遭弃、丧子,与四个男人深深浅浅的情感纠葛,冒天下之大不韪,受常人难耐之大苦……东北、上海、武汉、香港……一路的流离失所,一路的锦绣文章。萧红这如同戏说的情感人生即便没有经过超常的演绎,她在风雨中执着的追求和挥洒时生命所承载的各种伤痛和永远也避不开的殤,又一次一点一滴不知不觉地堆压到了我的身上、心上,生疼。

许鞍华,凭着60多年来对女性生命的深刻体悟,凭着资深导演对观众情感的精准把握,在最后的几分钟里,她并未如我所愿地就此打住,而是把萧红置换到了一家破败的医院,凌乱的大厅一角,外面是日军临城的炮火,身边空无一人,灰暗的如同风中摇曳的微弱烛火,甚至来不及最后跳跃出一息灯花,就这样永远地凋零了。那个童年无拘无束地生活在呼兰河边的冰雪大地上,有着蓬勃生长的野草般格外旺盛的生命力的萧红,短暂却用力地爱着、书写着,最后尝尽了难以呼吸之痛、孤苦伶仃之痛,又象草芥一般悄然枯萎了生命……

萧红三十一年的人生是丰富的、精彩的,也是忧伤的、痛苦的,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她情感的变化和失落。一段清纯少年对表哥的爱恋,一段在落魄时与逃婚对象的重修旧好,一段与萧军的浓情蜜意,一段与端木的平常人生。而每一段都有着不约而同的戏剧般的雷同,怀着前一段的孩子走入下一段,而每一段的都遭受过抛弃。她是如此的率性,比如她与萧军第二次见面,挺着个肚子,在那个逼仄的脏兮兮的被囚禁的小旅馆里,就把自己彻底交代了;比如为了“能安静地自由地写作”,最终与萧军分开时,还怀着萧军的孩子,就转而爱上了之前并不喜欢的端木……如果不是这样,如果萧红表现得更为传统、坚贞和隐忍一些,是不是命运、当时的朋友、如今的导演就会给她多一些的救赎?

人的一生,只能爱一次?或者,很多次?

爱一次者,如杨绛之于钱钟书于凤至之于张学良张幼仪之于徐志摩张爱玲之于胡兰成……一生一次的爱最大程度地符合了传统的审美和价值,对外感天动地,对己亦足以饱蘸情感的笔墨,温润和激励哪怕是只剩下一个人的漫长光阴。只爱一次,是可敬的,因为她们强大到可以不断找到自我完善自我抒发的力量,可以强大到可以无畏一生一次唯美的道德和情感的囚笼的规制。

而很多饱食人间烟火的人,她们(他们)无法在漫长的一生中完成这一次性的简单的爱的循,感情是流动的变幻的,人性亦有些如此,很多人都有“很多次”爱的经历,就像徐志摩孟小冬阮玲玉戴望舒……虽然她(他)们经历每一次的爱原因不同,但每一段爱都像萧红一样,虽然波澜起伏、悲欢离合,但都是真诚的、丰满的、无所顾忌的全情投入,在爱的区间里始终坚定不移,没有丝毫的世俗的交换、攀比和附会。萧军穷困潦倒、身无长物、才居其下,端木胆小如鼠、胸无大志、不负责任,但萧红无怨无悔炽热地爱着、付出着……我不想穷究哪一段才是萧红的真爱,也不愿去思量,为什么一次次情伤之后她还可以饱满地重新再来,这到底是文学使之保持了心底的纯净和浪漫,还是出于对文学的挚爱,她需要不断地汲取情感的力量和养分……关键是她真实地爱了,很多次又如何?没有那些分分合合、苦痛欢乐,哪来那么多耐人寻味的伟大的文学和艺术?

片名叫《黄金时代》,是不是指,她可以尽情地自由地在地在很多次情感中回旋穿行的黄金时代?是不是她籍着这些情感喷射出的激情,可以自由挥舞和抒发文字的黄金时代?是不是指那些兵荒马乱、颠沛流离都无法淹没其风华自在、风韵留存的时代?

萧红,她用尽了力量去不断地爱、创作和生活,她太用力了,所以注定了不长命,因为人一生的能量是有限的。她在《呼兰河传》中这样写道:“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来回循环地走,那是自古也就这样的了。风霜雨雪,受得住的就过去了,受不住的,就寻求着自然的结果,那自然的结果不大好,把一个人默默地一声不响地就拉着离开了这人间的世界了。”

可我不想她一语成譖,让端木或骆宾基抱着她,让她走得暖和些不行吗?我又一次忍不住要落泪了……

网上祭奠网上祭祀,就上中国清明网,免费网上纪念馆,自主创建,自主祭奠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