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unzhongshan/

孙中山言萃之五

浏览 1028次     暂无评论     字体:      

理与人格

1、心理

一国之趋势,为万众之心理所造成,若其势已成,则断非一二因利乘便之人之智力所可转移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07页

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则反掌折枝之易,亦无收效之期也。心之为用大矣哉!夫心也者,万事之本源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58-l59页

夫国者,人之积也,人者,心之器也。国家政治者,一人群心理之现象也。是以建国之基,当发端于心理。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14页

我对于人类的分别,是何所根据呢?就是根据于各人天赋的聪明才力。照我的分别,应该有三种人:第一种人叫先知先觉。这种人有绝顶的聪明,凡见一件事,便能够想出许多道理;听一句话,便能够做出许多事业。有了这种才力的人,才是先知先觉。由于这种先知先觉的人预先想出了许多办法,做了许多事业,世界才有进步,人类才有文明。所以先知先觉的人是世界上的创造者,是人类中的发明家。第二种人叫做后知后觉。这种人的聪明才力比较第一种人是次一等的,自己不能够创造发明,只能够跟随摹仿,第一种人已经做出来了的事,他便可以学到。第三种人叫做不知不觉。这种人的聪明才力是更次的,凡事虽有人指教他,他也不能知,只能去行……世界上的大事,也都是全靠那三种人来做成的。但是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实行家,都是不知不觉,次少数的人便是后知后觉,最少数的人才是先知先觉。世界上如果没有先知先觉,便没有发起人;如果没有后知后觉,便没有赞成人;如果没有不知不觉,便没有实行的人。世界上的事业,都是先要发起人,然后又要许多赞成人,再然后又要许多实行者,才能够做成功。所以世界上的进步,都是靠这三种人,无论是缺少了那一种人都是不可能的。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23—324页

我们的革命党的目标,始终都是要国家富强的。要达到这个目标,还要大家来赞成。造成的方法,是在明白三民主义,巩固民国的基础。要民国的基础怎么巩固,就是在把三民主义的道理注射到人民心内,要人人的心理都倾向共和。人人的心理上都倾向共和,中国才再不发生皇帝,中国才可以富强。

《在广东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庆纪念会的演说》(1924年4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32页

以人言之,则有三系焉:其一先知先觉,为创造发明;其二后知后觉者,为仿效推行;其三不知不觉者,为竭力乐成。有此三系人相需为用,则大禹之九河可疏,秦皇之长城能筑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0l页

人心就是立国的大根本。

《在广州中国国民党恳亲大会的演说》(1923年10月15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283页

民心之所趋,即国体之所由定也。

《劝告北军将士宣言书》(1912年1月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12页

……学生今天应作先知先觉,发明真理,以引导社会,引导人群。如随波逐流,则无须乎有学生,更无须乎有学生的团体。

《在广州全国学生评议会上的学说》(1923年8月15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334页

国家的基础,是建筑在人民思想之上,……只要改造人心,除去人民的旧思想,另外换成一种新思想,这便是国家的基础革新。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72页

我从前发明过一个道理,就是世界人类其得之天赋者约分三种:有先知先觉者,有后知后觉者,有不知不觉者。先知先觉者为发明家,后知后觉者为宣传家,不知不觉者为实行家。此三种人互相为用,协力进行,则人类之文明进步必能一日千里。天之生人虽有聪明才力之平等,但人心则必欲使之平等,斯为道德上之最高目的,而人类当努力进行者。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三讲》(1924年)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98页

诸君都是先觉先知,应该以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尽自己的能力为国民的向导。

《在上海招待新闻记者的演说》(1924年11月19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332页

天下安危,匹夫有责。先知先觉,义岂容辞!

《致港督卜力书》(1900年6、7月间)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92页

所谓先知先觉,必自觉才能觉人,未有自未觉而能觉人的。

《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1921年3月6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481页

物质文明与心性文明相待,而后能进步。中国近代物质文明不进步,因之心性文明之进步亦为之稽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年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80页

要政治上切实的道理实行出来,统共有两种方法;(一)是用武力压逼群众,强迫去行—中国古时政治变革,更大多数都是用这种方法。(二)是靠宣传,使人心悦诚服,情愿奉令去地—这种方法在中国历史上不多见。中国实行改革政治的人,最大的毛病都是自私自利,许多英雄豪杰都想要做皇帝。从前创成独裁制,不专用武力的,只有汤武革命。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67页

吾党欲收革命之成功,必有赖于思想之变化,兵法“攻心”语曰“革心”皆此之故。

《致海外国民党同志函》(1920年1月29日)

《孙中山文集》第5卷 第210页

直到最近几年,现代文明还没触动过中国,直到目前我们还没有尝到它的善果,也没有受到它的恶果。

《复鲁赛尔函》(1906年11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22页

中国人有一种心理,不知之事便不肯做,必知之已真,然后为之。

《在广东省第五次教育大会闭幕式的演说》(1921年6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567页

2、立志

我贡献诸君的,就是要诸君立志,要有国民的大志气,专心做一件事,帮助国家变成富强。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42页

凡职业无论大小,官阶无论高卑,若不能立志,虽做皇帝,做总统,亦无事可做;若能立志,则虽做一小官,做一工人,亦足以成大事。

《在杭州督军署宴会上的演说》(1916年8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42页

谓立志为何?兄弟对于此反问,以为第一、学生须要明白中国地位,第二,学生须要认定自己责任。能了解于斯二者,然后可与言立志。

《在广东省第五次教育大会上的演说》(1921年6月30日前)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557页

无论什么人做事,都有一种志气。古人说:“有志者事竟成。”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68页

古今人物之名望的高大,不是在他所做的官大,是在他所做的事业成功。如果一件事业能够成功,便能够享大名。所以我劝诸君立志,是要做大事,不可要做大官。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35页

学生立志,注重之点,万不可想要达到什么地位,必须要想做成一件什么事。因为地位是关系于个人的。达到了什么地位,只能为个人谋幸福。事业是关系于群众的,做成了什么事,便能为大家谋幸福。近代人类的思想,是注重谋大家的幸福。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36页

我们中国青年应该有的志愿,是在什么地方呢?是要把中华民国重新建设起来,让将来民国的文明,和各国并驾齐驱。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35页

有一种志气,是大家公共的志,众人都向此做去,便容易成功,所谓“众志成城”。象革命党从前想推翻满清,到后来果然建设民国,那才算是“有志者事竟成”。

《在广州对国民党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68页

有志之士,当立心做大事,不可立心做大官。

《〈新疆游记〉序》(1920年7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88页

文素以争主义不竞私利为职志。

《复杨大实函》(1922年11月)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627页

……要从今天起立一个志愿,一生一世,都不存升官发财的心理,只知道做救国救民的事业,实行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一心一意来革命,才可以达到革命的目的。

《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学典礼的演说》(1924年6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293页

学问志愿,两种并行。有学问而无志愿,不徒无益,而反有害,诸君志愿,须求大家之利益,办大家之事业,不必计较私人之利害。

《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13年2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24页

事功者一时之荣,志节者万世之业。

《复于右任等电》(1918年9月15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502页

士贵立志,有万世之志,有千年之志,有数千年之志,如耶稣孔子释迦牟尼,寿命最长,万世之志也。科学发明家佛兰克林、顿诸人,有功德于人民,数千年之志也。中国如郑康成、伏生等,亦立数千年之志,绍开古来也。

又如神龙、大禹利民,其志则数千年后,可垂不朽。功业如华盛顿者,今虽数百年,其志则数千年也。其余如秦皇汉武、元世祖、拿破仑,或数百年,数十年而斩,亦可谓有志之士矣。拿破仑兴法典,汉武帝纪赞,不言武功,又有千年之志者。余子言志,可谓自侩以下。盖为一人立志者,不过百数十年;为一国人民立志者,可数千年;为世界人民之立志者,可数千年,以到万年。

《与刘成禺的谈话》(1902年春)

《孙中山集外集》第134页

我们立志,还要合乎中国国情。

《在广州岭南大学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38页

诸君应该立志,想一种什么方法来救贫救弱,这种志愿,是人人应该要立的。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39页

望同志为国奋斗。

《批焦易堂函》(1922年11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621页

为国奋斗,贯彻始终,使小人屏足,正气得申也。

《复焦易堂函》(1922年11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624页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斯之谓矣。然个人之去就其义小,国家之存亡其义大,

《辞大元帅职通电》(1918年5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47l-472页

文以国家将亡,责无旁贷,誓竭心力,以拯生民。

《致聂伟臣函》(1917年)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283页

须知救国即是救破舟一样,当舟沉之时,不图共力而补救,徒顾个人铺盖行李,俄而舟已沉矣,生命亦已具〈俱〉亡,又何有于铺盖行李?吾国人之思想何莫不然,各自营其私、无顾大局之观念,卒之自身亦不能保。

《在中国同盟会葛仑分会成立大会的演说》(1911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23页

秣厉多劳,惟努力报国!

《致蒋光亮函》(1922年12月30)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656页

革命的青年国民为中国唯一之希望,当在本党旗帜之下为中国之主权、为青年国民之利益,为全体国民之利益而奋斗。为本党之前锋,当干青年之事业。

《致全国学农工商通电》(1924年4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59页

吾人以身许国,久无权利之志,义务实不容辞。

《复唐继尧电》(1917年8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133页

真革命党,志在国家,必不屑于升官发财;彼能升官发财者,悉属伪革党,此又何足为怪。

《批杨鹤龄函》(1923年l月l6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33页

3、道德

在物质文明方面,所以使人类安适繁华,而文字之用则以助人类心性文明之发达。实际则物质文明与心性文明相待,而后能进步。中国近代物质文明不进步,因之心性文明之进步亦为之稽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80页

大凡一个国家所以能够强盛的原故,起初的时候都是由于武力发展,继之以种种文化的发扬,便能成功。但是要维持民族和国家的长久地位,还有道德问题,有了很好的道德,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2页

政党之发展,不在乎时势力之强弱,以为进退,全视乎党人智能道德之高下,以定果之胜负。使政党之声势虽大,而党员之智能道德低下,内容腐败,安知不由盛而衰?若能养畜政党应有之智能道德,即使势力薄弱,亦有发达之一日。

《在上海国民党恳亲会的演说》(1913年1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2页

只要先能够修身,便可来讲齐家、治国。现在各国的政治都进步了,只有中国是退步,何以中国要退步呢?就是因为受外国政治经济的压迫,推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中国人不修身。……我们现在要能够齐家、治国,不受外国的压迫,根本上便要从修身起。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9—250页

有道德始有国家,有道德始有世界。

《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13年2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25页

现在文明进化的人类,觉悟起来,发生一种新道德。这种新道德就是有聪明能力的人,应该要替众人来服务。这种替众人来服务的新道德,就是世界上道德的新潮流的。

《在岭南大学黄花岗纪念会的演说》(1924年5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l56页

我们在民国之内,照道理上说,还是要尽忠,不忠于君,要忠于国,要忠于人民,要为四万万人民去效忠,比较为一人效忠,自然是高尚得多。故忠字的好道德还是要保存。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244页

凡事有利于人者,未必有害于己。

《在广州军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4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45页

人类伦理上之最高善意,决不能以孤立之抽象名词代表之,亦非与世推移所能取得,惟能及时努力抵抗,或征服社会所公认之恶魔如桂匪者,乃真善耳。

《致湖南省议会电》(1920年10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375页

我们社会经过古今许多人群的改良,自草昧初开以至现在,已经进步了很多。但是现在社会的道德范围,还没有进步到极点。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第316页.

4、人格

我们要人类进步,是在造就高尚人格。要人类有高尚人格,就在减少兽性,增多人性。没有兽性,自然不至于作恶。完全是人性,自然道德高尚;道德既高尚,所做的事情,当然是向轨道而行,日日求进步,所谓“人为万物之灵”。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16页

己立立人,己达达人。

《与门司新闻记者的谈话》(1924年12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33页

中华民国目前既经已成立,已非满清专制时代。诸君即须知:既系中华民国国民,已非满清专制时代百姓,自今伊始,即当各行中华民国事业,即当各尽中华民国国民义务,勿复循满清专制时代作百姓之习惯性。奴隶我也,听之;浑沌我也,听之;瘿瘤我也,听之,仍将百姓比例国民,此即大缪大缪!端宜本国民天职,扫除作百姓故态。是即予所挟之希望也。

《在黄鹤楼前群众欢迎会上的演说》(1912年4月1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74页

我们人类的天职,是应该做些什么事呢?最重要的,就是要令人群社会,天天进步。要人类天天进步的方法,当然是在合大家力量,用一种宗旨,互相劝勉,彼此身体力行,造成顶好的人格。人类的人格既好,社会当然进步。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l5-3l6页

想中国改良成一个好国家,便是想得有一个机会,令四万万人都变成好人格。这个方法是在什么地方呢?要正本清源,自根本上做工夫,便是在改良人格来救中国。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l9页

5、爱国

文爱国若命,将不忍坐视沦胥,弗国振(拯)救。

《和平统一宣言》(1923年1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51页

忧国之责,义不敢懈。

《复黄玉田函》(1919年2月14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1页

文忧国之责,未敢稍懈,苟足以提倡正义,振作斯民者,亦愿尽其棉薄,勉力图之也。

《复伍肖岩函》(1919年2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l6页

当今之世,吾人应立一救国治世之主义,相与奋斗而牺牲之,各视其力所能及,以倡先肃论,风靡全国,所谓不朽之业,其在于斯。

《致陈洪范函》(1922年11月6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603页

时事方艰,尚望再接再厉,努力救国。

《复廖德山函》(1919年10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l52页

今日国民最要者,是看定新潮流可以救国,抑旧潮流可以救国?国民要有是非心,有是非心又要有坚决心,着实做去国民才有进步。

《在汕各界欢迎会上的演说》(1917年7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1l3页

人人对于国家社会,当视为我个人与他人组织而成。凡国家社会之事,即我分内事。有时凡有益于国家社会之事,即牺牲一已之利益,为之而不惜,然后国家社会乃能日臻于进步。

《在潮州旅省同乡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5月上旬)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62页

要用先烈做标准,要学先烈的行为,象他们一样舍身成仁,牺牲一切权利,专心去救国。

《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学典礼的演说》(1924年6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298页

革命先烈的行为没有别的长处,就是不要身家性命,一心一意为国家来奋斗。

《在陆军军官学校开学典礼的演说》(1924年6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294页

七十二烈士为国牺牲,以死报国,所立的志气就是要死后唤醒中国全体的国民。

《在岭南大学黄花岗纪念会的演说》(1924年5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第l56页

革命事业,在七十二烈士虽然是失败,但是他们死得其所。在我们后死的人看起来,还可以说是成功。所以我们今天来纪念,就是纪念他们当时的志气,纪念他们以死唤醒国民,为国服务的志气。

《在岭南大学黄花岗纪念会的演说》(1924年5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l56页

倘国人皆以诸先烈之牺牲精神为国奋斗,助予完成此重大之责任,实现吾人理想之真正中华民国,则此一部开国史,可传世而不朽,否则不能继述先烈遗志且光大之,而徒感慨于其遗事,斯诚后死者之羞也。

《〈黄花岗烈士事略〉序》(1921年12月)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0-5l页

我们的革命党还要学从前革命先烈这个样,来牺牲性命,要舍身来救国,要为中国前途来奋斗,要把自己的力量,要来努力进行,学从前真革命先烈这个样,不好学革命成功后的这个假革命觉,借革命来图一个人的私利,借革命这条路来做终南捷径,来升官发财。自从革命成功后,这个假革命党充满全国,来冒革命之名,所以把革命的成绩都破坏了,往往令国民不知道革命党是做什么事……我们对于国民,要表示我们的道德是一种革命的精神,令国民大家知道真革命党,是为国牺性的,是来成仁取义的,是舍性命来救国的。

《应上海〈中国晚报〉所作的留声演说》(1924年5月30)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238-239页

人人能尽职任,人人能尽义务,凡四万万人无不如此,则中华民国之进步必速。

《在南京参议院解职辞》(1912年4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17页

以国家为重者为国友,争私人权利者为国仇。从前交换勾结之习,皆认国家在后,私人在前,长此相沿,何以对国家人民。

《在奉直两系派代表至粤的宣言》(1922年2月)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85页

何谓救国?即志爱国之仁,与宗教家、慈善家同其心术,而异其目的,专为国家出死力,牺牲生命,在所不计。故爱国心重者,其国必强,反是则弱。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3页

国事多艰,苍生待拯。

《复马文元函》(1923年1月18)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38页

团结就是力量,分裂导致灭亡。

《与何葆仁、朱承洵的谈话》(1919年6月1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234页

不爱汝乡,安能爱国?

《对白逾桓的声言》(1922年8月)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302页

救国不论成败,只论是非……吾人立志,当国存与存,国亡与亡。如宋代之文天祥,仍可留天地一点之正气。

《在广东全省军警欢迎会上的演说》(1917年7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126页

学师范的人,本来是教少年男女的,是教少年男女去做人的。做人的最大事情是什么呢?就是要知道怎么样爱国。

《在广东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庆纪念会的演说》(1924年4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18—19页

救国锄奸,责在吾党。

《致黄仲初函》(1924年2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428页

如果说忠字可以不要,试问我们有没有国呢?我们的忠字可不可以用之于国呢?我们到现在说忠于君固然是不可以,说忠于民是可不可呢?忠于事又是可不可呢?我们做一件事,总要始终不渝,做到成功,如果做不成功,就是把性命去牺牲亦所不惜,这便是忠。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4页

但我国人多不知国与已身之关系,每顾个人之私事而不为国出力,不知国与已身之关系如身体之于发肤,刻不可无。

《在中国同盟会葛仑分会成立大会的演说》(1911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第523页

6、博爱

仁之种类,有救世、救人,救国三者,其性质则皆为博爱。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页

仁之定义,诚如唐韩愈所云“博爱之谓仁”,敢云适当。博爱云者,为公爱而非私爱,即如“天下有饥者,由已饥之;天下有溺者,由已溺之”之意,与夫爱父母妻子者有别。以其所爱在大,非妇人之仁可比,故谓之博爱。能博爱,即可谓之仁。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页

仁与智不同,于何见之?所贵乎智者,在能明利害,故明哲保身,谓之智。仁则不问利害如何,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求仁得仁,斯无怨矣。仁与智之差别若此,定义即由之而生。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页

为四万万人谋幸福就是博爱。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83页

7、毅力

夫事业以活动而成功,活动以坚忍为要素,世界万事,惟坚忍乃能成功。必有乐观之精神,乃有坚忍之毅力,有坚忍之毅力,而后所抱持之主义乃克达其目的焉。

《〈国民月刊〉出世辞》(1913年5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63页

诸君既以党义奋斗于先,尤望以毅力坚持于后。

《致棉兰同志函》(1924年5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157页

力任艰巨,以维民国,切勿萌退志也。

《批隆世储函》(1917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2页

天下之事,莫不成于艰难困苦之后,但能打过此关,则前途必日顺利。

《复曹俊甫王子中函》(1919年10月)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l58页

一国所以兴、所以亡者,或以一种段,为其直接原因,可以指数。至于存在之根源,无不在于国家及其国民不挠独立之精神,其国不可以利诱,不可以势劫,而后可以自存于世界。即令摧败,旋可复立,不然者,虽号独立,其亡可指日而待也……凡其国民其独立不挠之精神者,人以尊重其独立为有利,即从国际利害打算,亦必不敢轻犯其独立。

《中国存亡问题》(1917年5月)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95页

我辈既以担当中国改革发展为己任,虽石烂海枯,而此身尚存,此心不死。既不可以失败而灰心,亦不能以困难而缩步。精神贯注,猛力向前,应乎世界进步之潮流,合乎善长恶消之天理,则终有最后成功之一日。

《致邓泽如及南洋国民党人函》(1913年12月)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74页

际此国家多故,吾人正顺为国奋斗,以达最后目的,幸毋灰阻,致戾初衷盖惟诘难者愈多,而乃愈不得不奋厉精神,实现素抱。

《致关建藩函》(1923年1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27页

吾人生在恶浊世界中,欲打破此旧世界,铲除一切烦恼,以求新世界之出现,则必有高尚思想,与强毅能力以为之先。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35-36页

持以贤贞,以待未来。

《复于右任函》(1919年1月5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页

为尝胆卧薪之日,正惩前毖后之机。

《致蔡钜猷电》(1921年10月18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6l9页

失败者,进步之原因也。盖失败而隳然气尽,其不摇落者几希矣;惟失败之后,谨慎戒惧,集思补过,折而愈劲,道阻且长,期以必达。

《〈支那革命实见记〉序》,(1908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75页

乐观者,成功之源;悲观者,失败之因。吾人对于国民所负之责任,非图谋民生幸福乎?民生幸福者,吾国民前途之第一大快乐也。既然矣,则吾人应以乐观之精神,积极进行之,夫然后民生幸福之目的可达,而吾人之希望乃有成也。

《〈国民月刊〉出世辞》(1913年5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63页

夫事有顺乎天理,应乎人情,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而为先知先觉者所决志行之,则断无不成者也,此古今之革命维新、兴邦建国等事业是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8页

我们的胜败是常事。去年失败,今年可以成功;今年失败,明年可以成功;一年两年失败,十年百年总是可以成功。革命是人类的觉性,人人知道自己要救自己,所以造成这种大力量。有了这种大力,便无大力可以阻止。好比有一块大石头,从白云山顶滚到山,在中途的时候,试问诸君有没有力量可以阻止呢?革命之成功,就象大石头从白云山顶滚到山脚一样,一经发动,继没有中途停止的。我在三十年前提倡革命,当中失败总不下二十次,但每失败一次,势力便加大一次。此次在广州来革命,诸君如果问我可不可以成功,我的答复是“不知”,但是我不以不知便不奋斗,我总是抱定我的宗旨,向前去做……成功是人民的事,于我没有关系,我不过是革命的发起人,要人民来赞成。如果多数人赞成革命,便可以成功;少数人数赞成革命,自然难得成功。我为革命始终奋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成功与不成功,是人民的责任。

《在广州商团和警察联欢会的演说》(1924年1月14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63—64页

中国一日没有完全独立,我便一日不情愿做总统;要中国完全独立之后,我才可以承认国民的希望。照中国现在大多数的国民希望,要我做大总统,大概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国际上的地位。中国现在是做十几国的殖民地,有十几国的主人,我们是十几国的奴隶。如果我是做大总统,在政府之中身当其冲,天天和十几个主人来往,便随时随地要和主人冲突。中国现在的地位,不能够和主人有冲突,所以我现在不能够做大总统。我先要处于国民的地位,同各国再交涉,废除从前不平等的条约,脱离奴隶的地位,到那个时候,才再可以同国民说做他们大总统的话。

《与门司新闻记者的谈话》(1924年12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33—434页

余此次赴京,明知其异常危险,将来能否归来尚不一定。然余之北上,是为革命,是为救国救民而奋斗,又何危险之可言耶?况余年已五十九岁,虽死亦可安心矣!

……凡人总有一死,只要死得其所。若二三年前,余即不能死;今有学生诸君,可完成吾未竟之志,则可以死矣!

《与蒋中正的谈话》(1924年11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312页

夫天下之事,其不如人意者固十常八九,总在能坚忍耐烦,劳怨不避,乃能期于有成。

刘望龄辑注:《孙中山题词题字题签新辑》

《孙中山与近代社会》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261页

悲观之心理为民国最危险之事。

《在上海报界公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95页

乐观者,成功之源;悲观者,失败之因。

《〈国民月刊〉出世辞》(1913年5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63页

惟以仆观察社会之心理,多不免抱一种悲观……此悲观之由来,则因恐怖而起。以为民国今日外患之日逼,财政之艰困,各省秩序之不恢复,在陷民国于极危险地位,觉大祸之将至,瓜分之不免。此悲观心理,遂酿成全国悲惨之气象。简单言之,即病在一怕字。余以为人人心理中,这一怕字,当先除去,然后才可有为。

《在上海报界公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95页

中国国民之性质,其最大之弊则为悲观。自命高尚者流,闭门谢客,笑骂当世以为得,而热心之极者,更往往蹈海沉江,捐生弃世焉。

《<国民月刊>出世辞》(1913年5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63页

中国大多数人的心理“宁为太平犬,不作乱离王”。这种心理不改变,中国是永远不能太平的。因为有这种心理,所以样样敷衍苟安,枝枝节节,不求一彻底痛快的解决,要晓得这样是不行的。

《在广州全国学生评议会的演说》(1923年8月15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114页

8、奋斗

人不活动,则为废人;国不活动,则为废国。

《在济南各团体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81页

党之精英,以个人或团体为主义而指生命者,不可胜算,当之者摧,撄之者折。其志行之坚,牺牲之大,国中无二。

《中国国民党改组宣言》(1923年11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429页

以公道正义为主张,本乎良心之所安,努力奋斗,排除瑕移,庶真理总有战胜之日也。

《复黄如春函》(1919年3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32页

不能奋斗,即不能生存;奋斗无目的,亦不能成(功)。

《复吴醒汉电》(1919年12月)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83页

吾人为主义而战,为正道而战,自非奠定真正之共和不能自卸其责。

《复林修梅函》(1919年3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34页

盖物的发达,是由无抵抗的方面去,而人的进化,则由有抵抗的方面去,此即人类奋斗之旨也。

《在中国国民党广州市全体党员大会上的训词》(1923年11月1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91页

吾经数十年艰苦,总不外持一“真”字为奋斗之工具,更愿持此共勉。

《在广州宴请各军军官时的演说》(1923年2月24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134页

夫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今四百兆同胞以重任付托于我同志,则共同尽力,以解其倒悬,致民国于福利者,即我同志之责也,我同志其力图之!临颖神驰,努力自爱!

《致饶潜川函》(1922年5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09页

我们要图国家富强,必须要自己振作精神,大家团结起来,公同向前去奋斗。万不可自私自利,只知道要自己到什么地位,不知道国家到什么地位。我们有了这项志气,便是国民志气。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40页

民国存亡,同胞祸福,革命成败,自身忧乐,在此一举。救国救民,为公为私,惟有奋斗,万众一心,有进无退。

《北伐誓师词》(1922年3月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90页

本互助博爱之精神,谋团体永久之巩固,一心一德,共济时艰,祖国光荣,实利赖焉。

《复蒋道日关墨园函》(1920年11月6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398页

以其互助与牺牲之旨,盖多致同志以趋于救国之途。

《澳洲国民党恳亲大会纪念词》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645页

牺牲之决心,互助之精神,万不容稍为松懈。

《澳洲国民党恳亲大会纪念词》(1912年9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645页

凡我国民,均应互相团结,以致共和政治于完善之城。人人之志愿,均应为人民求幸福,为国家求独立,而国家乃进于强盛,共和之目的乃可达到。

《在北京广济庙与旗人的谈话》(1912年9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69一470页

凡天下事必须同德同心,不问其结果之若何,一致进行,不屈不挠,方可成功。

《在宴请海军滇军官佐会上的讲话》(1918月1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304页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国事遗嘱》(1925年3月11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639页

但所谓决心者,须多数人决心,合群力群策而为之,非少数人所能集事。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35页

大家能够奋斗,就可以成大功!

《在广州农民联欢会的演说》(1924年7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467页

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愈挫愈奋,再接再厉,用能鼓动风潮,造成时势。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57页

疾风然后知劲草,盘根错节然后辨利器。凡我同志,此时尢当艰贞蒙难,最后之胜利终归于最后之努力者。

《致海外同志书》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55一556页

祖国风云,瞬息万变,尚希奋力前进。

《致饶潜川函》(1922年10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77页

望勿以小挫失而遽怀灰心,毅力坚持,以谋进取,庶足日起功也。

《复卢师谛杨虎函》(1929年1月14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9页

时事愈艰难,惟我主持正义者百折不回,终当贯达。

《复唐继尧函》(1920年11月中旬)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423页

我们的胜败是常事。去年失败,今年可以成功;今年失败,明年可以成功;一年两年失败,十年百年总是可以成功。

《在广州商团及警察联欢会的演说》(1924年1月14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63页

胜负兵家之常,作战端资沉毅。

《命各将士奋勇图功肃清东江馀逆令》(1923年11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407页

世之所谓英雄者,不以挫抑而灰心,不以失败而退怯。

《致黄兴函》(1915年3月)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166页

然则失败者,进步之原因也。盖失败而隳然气尽,其不摇落者几希矣;惟失败之后,谨慎戒惧,集思补过,折而愈劲,道阻且长,期以必达,则党力庶有充实之时。

《支那革命实见记》序(1908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75页

一时小挫,不足为大贤累,幸努力为国奋斗,苦心人天不负也。

《致卢焘函》(1923年1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71页

我不管革命失败了有多少次,但是我总要希望中国的革命成功,所以便不能不总是这样奋斗。

《欢宴国民党各省代表及蒙古代表的演说》(1924年1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06页

望诸君乘此时机,坚持不懈,再接再厉,唤醒国魂。

《复陈汉明函》(1924年2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54页

务须任劳任怨,百折不回,从穷苦中去奋斗,故不准辞职。

《批蒋中正函》(1924年2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507页

9、国民

我国自有历史以来,人民屈服于专制政府之下,我祖我宗,以至于我之一身,皆为专制之奴隶,受君主之压制,一切不能自由。所谓国家者,亦不过君主一人一姓之私产,非我国民所有也。故人民无国家思想,且无国民资格。现在君主专制既已推翻,凡我同胞,均从奴隶跃处主人翁之地位,则一切可以自由,对于国家一切事件,亦有主权矣。然既处于主人翁之地位,则当把从前之奴隶性质,尽数抛却,各具一种爱国心,将国家一切事件,群策群力,尽心办理,万不能再视国家事为份外事。能如是,中国前途,自有莫大之希望。

《在芜湖各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37页

欲图根本救治,非使国民群怀觉悟不可。

《复廖凤书函》(1919年8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03页

我们要图国家富强,必须要自己振作精神,大家团法起来,共同向前去奋斗。万不可自私自利,只知道要自己到什么地位,不知道国家到什么地位。我们有了这项志气,便是国民志气。

《在广州岭南学生欢迎会的演说》(1923年1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40页

国家的基础,是建筑在人民思想之上。……只要改造人心,除去人民的旧思想,另外换成一种新思想,这便是国家的基础革新。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72页

根本救国,端在唤醒国民。

《复黄玉田函》(1919年9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16页

要正本清源,自根本上做工夫,便是在改良人格来救国……改良人格来救国这一说,当是中国的出产物。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19页

自北京大学学生发生五四运动以来,一般爱国青年,无不以革新思想,为将来革新事业之预备。于是蓬蓬勃勃,抒发言论。国内各界舆论,一致同倡。各种新出版物,为热心青年所举办者,纷纷应时而出。扬葩吐艳,各极其致,社会遂蒙绝大之影响。虽以顽劣之伪政府,犹且不敢撄其锋。此种新文化运动,在我国今日,诚思想界空前之大变动。推其原始,不过由于出版界之一二觉悟者从事提倡,遂至舆论放大异彩,学潮弥漫全国,人皆激发天良,誓死为爱国之运动。倘能继长增高,其将来收效之伟大且久远者,可无疑也……此种新文化运动,实为最有价值之事。

《致海外国民党同志函》(1920年1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09—210页

今民国既已完成,国民之希望甚大,然最要者为人格。我中国人民受专制者已数千年。近二百六十余年,又受异族专制,丧失人格久矣。今日欲回复其人格,第一件须从教育始。

《在广东女子师范第二校的演说》(1912年5月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58页

把这个主义宣传到全国,使全国人民都赞成,全国人民都欢迎,便是用这个主义统一全国人民的心理。到了全国人民的心理都被本党统一了,本党自然可以统一全国,实行三民主义,建设一个驾乎于欧美之上的真民国。

《在广州中国国民党恳亲大会的演说》(1923年10月15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284页

人权既贵,则人权之敌应排;公理既明,则公理之仇难恕。

《复廉泉函》(1923年1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35页

你不承认十二年的祸乱是革命党造成的么?民意大多数都承认是这样的。若以大多数人解决问题,那只好从他们的希望实行复辟了。我们有时到乡下去,高年父老都向我们说:“现在真命天子不出,中国决不能太平。”要是中国统计学发达,将真正民意综起来分析一下,一定复辟的人占三万万九千万多。我们果然要尊崇民意,三四十年前只好不提革命了。因为在那时,多数人要詈我们乱臣贼子,是叛贼,人人可得而诛之的。你们要实行自己的宗旨,不要处处迁就民意,甚至于民意相反,也是势所不恤的。学生是读书明理的人,是指导社会的,若不能以先知觉后知,以先觉觉后觉,而苟且从俗,随波逐流,那就无贵乎学生了。

《在广州全国学生评议会的演说》(1923年8月15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114页

中国人最崇拜的是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所以中国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外国旁观的人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这个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中国人对于家族和宗族的团结力非常强大,往往因为保护宗族起见,宁肯牺牲身家性命。……至于说到对于国家,从没有一次具极大精神去牺牲的。所以中国人的团结力,只能及于宗族而止,还没有扩张到国族。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1924年1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85页

中国从前是守旧,在守旧的时候总是反对外国,极端信仰中国要比外国好;后来失败,便不守旧,要去维新,反过来极端的崇拜外国,信仰外国是比中国好。因为信仰外国,所以把中国的旧东西都不要,事事都是仿效外国;只要听到说外国有的东西,我们便要去学,便要拿来实行。对于民权思想也有这种流弊。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16—317页

虽然,华人之被桎梏纵极酷烈,而其天生之性灵,深沉之智力,终不可磨灭。凡欧人之稔知华事者多如此评论,且谓其往往有超出欧人之处也。不幸中国之政,习尚专制,士人当束发受书之后,所诵习者不外于四书五经及其笺注之文字;然其中有不合于奉令承教、一味服从之义者,则且任意删节,或曲为解说,以养成其盲从之性。学者如此,平民可知。此所以中国之政治无论仁暴美恶,而国民对于现行之法律典章,惟有兢兢遵守而已。

《伦敦被难记》(1897年初)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1—52页

外人往往谓支那人有排外思想,不乐交通。盖缘往者海岸未许通商,而生此缘说,则亦未尝熟支那之历史耳。历史盖予吾辈以可征之据,谓支那往昔常与外人交际,对于外国商人及其传教者未始有不善之感情。试取西安府景教碑读之,则知当七世纪外人已传教至支那。且欢迎佛教以入支那者为汉明帝,而国民亦热心信仰,迄于今世犹极庄严,为支那三大教之一。至于外国商人,亦得旅行于内地,自汉晋以来,史不绝书。降至明季,其相徐光启舍身以奉天主教,其挚友耶教徒利马窦亦至北京,受国人之崇敬,则支那人此时绝无排外思想可知矣。

《支那问题真解》(1904年8月3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44—245页

庚子年的义和团,是中国人的最后自信思想和最后自信能力去同欧美的新文化相抵抗。由于那次义和团失败以后,中国人便知道从前的弓箭刀戟不能够和外国的洋枪大炮相抵抗,便明白欧美的新文明的确是比中国的旧文明好得多。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16页

扶清灭洋之义和拳起矣,其举虽野蛮暴乱,为千古所未闻,然而足见中国人民有敢死之气。

《论惧革命召瓜分者乃不识时务者也》(1908年9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82页

亡国人世界无位置也。

《在中国同盟会葛仑分会成立大会的演说》(1911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23页

今世界文明进化,尚在竞争时代,而非大同时代。处此竞争剧烈之私(时),人人须以爱国保种为前提。

《在南昌军政学联合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36页

我们睡了,就不知道世界他国进步的地方……因为睡着了,所以我们这几百年来文明就是退步,政治就是堕落……要赶快想想法子怎么样来挽救,那末我们中国还可以有得了救;不然,中国就是成为一个亡国灭种的地位。大家要醒!醒!醒!醒!

《应上海〈中国晚报〉所作的留声演说》(1924年5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237页

须知中国者中国人之中国。

《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1906年秋冬间)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12页

且目前中华民国,亦即我目前国民所造成。倘非同心协力,人人有第一等国民思想,断难收此大效。惟既有第一等国民思想造成民国,更须以热心毅力,再将此民国造成世界上第一等国民。则予方敢确认我目前国民,信世界第一等国民,世界上国民,信惟我中华民国为第一等国民。

《在黄鹤楼前群众欢迎会上的演说》(1912年4月1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

方今强邻列,虎视鹰瞵,久垂涎于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饶。食鲸吞,已效尤于接踵;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有心人不禁大声疾呼,亟拯斯民于水火,切扶大厦之将倾。

《檀香山兴中会章程》(1894年11月24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9页

迨中国同胞发生强烈之民族意识,并民族能力之自信,则中国之前途,可永久适存于世界。

《中国之铁路计划与民生主义》(1912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90页

如果中国人能够自主,他们即会证明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

《中国问题的真解决一一向美国人民的呼吁(另一译文)》

(1904年8月31日)《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53页

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凡中华民国之国民,均有国民之天职。何谓天职?即是促进世界的和平。此促进世界的和平,即是中华民国前途之目的。依此种目的而进行,即是巩固中华民国之基础。又凡政治、法律、风俗、民智种种之事业,均须改良进步,始能与世界各国竞争。

《在南京参议院解职辞》(1912年4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17页

现在世界文明未达极点,人数(类)智识,犹不免于幼稚,故以武装求和平,强凌弱,大欺小之事,时有所闻。然使文明日进,智识日高,则必能(推)广其博爱主义,使全世界合为一大国家,亦未可定。

《在西北协进会的演说》(1912年9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39页

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复兴,将是全人类的福音。

《致鲁赛尔函》(1906年11月8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19页

凡我国民,均应互相团结。

《在北京广济庙与旗人的谈话》(1912年9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69页

从前专制的时候,官府为人民以上的人,现在共和,人民那是主人,官府即是公仆。官府既是公仆,大家须出资以养其廉耻,所谓国民有纳税之义务也。国家对内,对外有时为保护晋行起见,必须兵力。国家既为大家所有,则兵力亦必全恃乎国民,所以国民又必有充兵之义务。国政百端,绝非少数人所能办理,必合全国。全国协力筹商,始克希望诸政妥善,晋于富强。倘互任少数人独断独行,则势必流于专制,何得云共和。故为防止少数人之专制,凡属国民均有参政之权。所以义务、权利两相对待,欲享权利必先尽义力。

《在石家庄国民党交通部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79页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