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unzhongshan/

孙中山言萃之四

浏览 830次     暂无评论     字体:      

经济与民生

1、富强之本

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于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l卷 第8页

夫物也者,有天生之物,有地产之物,有人成之物。天生之物如光、热、电者,各国之所共,在穷理之浅深以为取用之多少。地产者如五金、百谷,各国所自有,在能善取而善用之也。人成之物,则系于机器之灵笨与人力之勤惰。故穷理日精则物用呈,机器日巧则成物多,不作无益则物力节,是亦开财源之一大端也。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l3页

以农为经,以商为纬,本末备具,巨细毕赅,是即强兵富国之先声,治国平天下之枢纽也。

《农功》(1891年前后)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6页

一国之中,土地不论大小,人口不论多寡,其生产力强者国常富。

《在杭州督军署寡会上的演说》(1916年8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42页

中国利用自己的原料与自己的劳力,制造自己所需要的物品的日子很快即会到来。

《中国人之直言》(1920年4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47—248页

土地为生产之要素,而又有限之物也。

《给廖仲恺的指令》(1923年10月18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02页

吾国民族生聚于东南而彫零于西北,致生聚之地,人口有过剩之虞,彫零之区,物产无丰阜之望,过与不及,两失其宜,甚非所以致富图强之道。

《批黄兴等呈》(1912年3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294页

中国迟早是要自己制造自己需要的东西。你们的产品将不再能够在中国与中国的国货竞争。

《中国人之宣言》(1920年4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49页

社会主义既欲谋人类之幸福,当先谋人类生存;既欲谋人类之生存,当研究社会之经济。故社会主义者,一人类经济主义也。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l0页

欲上纾国计,必先下裕民生。

《致孙洪伊函》(1916年9月8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59页

欲上充国库,必先下裕民生。

《致段祺瑞函》(1916年9月上旬)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60页

夫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不足食胡以养民?不养民胡以立国?是在先养而后教,此农致之兴尤为今日之急务也。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7页

现在中国之困,只在一穷字。

《在山西同盟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19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74页

社会主义之主张,实欲使世界人类同立于平等之地位,富则同富,乐则同乐,不宜与贫富苦乐之不同,而陷社会于竞争悲苦之境。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I7页

2、兴办实业

国人苟能多一实业,则国家多一分之富矣。

《在沪金星公司等欢送两院议员会上的演说》(1916年7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23页

实业之发展,不仅为政治进步之所必需,实亦为人道之根本。

《在东京实业家联合欢迎会的演说》(1913年2月21)

附:《同题异文》《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19页

发展文明,非仅关于财富一方面(即物质文明),并负谋人民之幸福与安全(精神文明).所谓世界大国其福民往往多于富民,余信欲到此项目的,非发展中国实业不可。

《对外宣言》(l922年8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25页

欲图中国实业之发展者,所当注重之问题,即资本与人才而已。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l0月l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3页

欲兴中国之实业,非致数十万万匹马力之机器不可,然致此机器,非一时所能也。经济先进之国,以百数十年之思劳力而始得之;经济后进之国,以借外资而立致之,遂成富国焉,如美国、英国是也。今日欲谋富国足民,舍外资无他道也.。

《复李村农函》(1919年秋)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21—122页

慎重地开发中国广大的天然和其他资源。开发资源不仅仅是为了富有,而更重要的是为了我国人民的满足和幸福。我认为一个国家的伟大,不在于它的人民富有,而在于它的人民幸福。

《〈对外宣言〉附:孙逸仙宣言》(1922年8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28页

必也治本为先,救穷宜急,“衣食足而知礼节,仓廪实而知荣辱”,实业发达,民生畅遂,此时普及教育乃可实行矣。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8页

欲图长治久安之道,必含[舍]武力趋实业。

《致刘成勋函》(192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80页

长治久安之道,当以发展实业为先。

《复黄肃方函》(192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88页

中国实业之发展须待革命之成功。

《致全国农工商通电》(1924年4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59页

我中华之弱,由于民贫。余观列强致富之原,在于实业。今共和初成,兴实业实为救贫之药剂,为当今莫要之政策。

《在上海中华实业联合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4月17日)附:《同题异文》《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41页

夫中国亦将自行投入实业漩涡之中。盖实业主义为中国所必需,文明进步必赖乎此,非人力所能阻遏,故实业主义之行于吾国也必矣。

《中国之铁路计划与民生主义》(1912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92页

3、钱币革命

若行钱币革命,以纸币代金银,则国家财政之困难立可抒(纾),而社会之工商事业,亦必一跃千丈。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47页

钱币之革命者何?现在金融恐慌,常人皆以为我国今日必较昔日贫乏,真实不然。我之财力如故,出产有加,其所以成此贫困之象者,则钱币之不足也。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45页。

钱币者,文明之一重要利器也。世界人类自有钱币之后,乃能由野蛮一跃而进文明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年一l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74页。

行钱币革命,以解决财政之困难。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544页

夫国之贫富,不在钱之多少,而在货之多少,并货之流通耳。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年—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176页

改革货币:革新货币制度,以谋国内经济之进步。

《中国国民党党纲》(1923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5页

机器与钱币之用,在物质文明方面,所以使人类安适繁华,而文字之用,则以助人类心性文明之发达。实际则物质文明与心性文明相待,而后能进步。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l917年—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80页

以国家法令所制定纸票为货币,而悉贬金银为货物。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45页

若知识高远透切,则知外资非独金钱能借,非独官场当无经回扣之弊矣……如是中国乃有富强之希望。

《复李村农函》(1919年秋)

《孙中山全集》第5卷 122页

国家收支,市廛交易,悉用纸币。严禁金银,其现作钱币之兑金银,只准向纸币发行局兑换纸币,不准在市面流行。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45页

世之能用钱而不知钱之为用者,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76页

纸币低折,重苦吾民,……查恶币之害,由无固定基金,以致信用全失。应俟财政统一,别筹根本整理之方。枝节补救,殊未有良策以善其后也。

《给杨希闵的指令》(1923年3月8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l69页

钱币者,百货之中准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第170页

此代表之物,在工商未发达之国,多以金银为之,其在工商已发达之国,财货溢于金银千百万倍,则多以纸票代之矣。然则纸票者将必尽夺金银之用,而为未来之钱币,如金银之夺往昔之布帛刀贝之用,而为钱币也。此天然之进化,势所必至,理有固然。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45页

钱币为何?不过交换之中准,而货财之代表耳。

《倡议钱币革命对抗沙俄侵略通电》(1912年1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45页

4、发展交通

今日之中国,麻木不仁之中国也,其受病之源,则由于交通不便。如由山东至新疆路程,须五、六个月,较西人游地球,尤为迟滞……人不活动,则为废人;国不活动,则为废国。

《在济南各团体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81页

请问苟无铁道,转运无术,而工商皆废,复何实业之可图?故交通为实业之母,铁道又为交通之母。国家之贫富,可以铁路之多寡定之,地方之苦乐,可以铁道之远近计之。

《上海与〈民立报〉记者的谈话》(1912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83页

世人皆知农、工、商、矿为富国之要图,不知无交通机关以运输之,则着着皆失败。

《在北京全国铁路协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8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20页

无交通,则国家无灵活运动之机械,则建设之事,千端万绪,皆不克举。

《在上海报界公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96页

予之计划,首先注重于铁路,道路之建筑,运河水道之修治,商港市街之建设。盖此皆为实业之利器,非先有此种交通、运输、屯集之利器,则虽全其(具)发展实业之要素,而亦无由发展也。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4页

建设大业以交通政策为重要……建设之大计,当远测于十百年后,始能立国基于永久。建设最重要之一件,则为交通。以今日之国势,交通最要者,则为铁路。

《在上海报界公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96页。

惟吾有求于一般国民之注意者,先当知振兴实业,当先以交通为重要。计划交通,当先以铁道为重要。建筑铁道,应先以干路为重要。谋议干路,尤当先以沟通极不交通之干路为重要。

《在上海与<民立报>记者的谈话》(1912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84页

富国之道,莫如扩张实行交通政策。

《在北京全国铁路协会欢迎会的演说》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20页

实业之范围甚广,农工商矿,繁然待举而不能偏废者,指不胜屈。然负之而可举者,其作始为资本,助之而必行者,其归为交通。

《在上海与〈民立报〉记者的谈话》(1912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83页

5、引进外资

我国向多持保守主义,忽聆开放门户之说,必多反对。不知即以修造铁路一事而言,如不恃开放主义,则吾国人必无此财力,虽有政策,亦徒托之空言。甚愿全国一心,不倡反对,使外人信用投资,铁路易底于成,而各项政策,皆得因此而进行,中华民国富强,庶几可待。

《在南京国民党及各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30—531页

我的建议是:美国的资本家们与中国人联合,共同开发中国的实业。美国人提供机器,负担外国专家们的开支;中国人提供原料和人力。合作的基础建立于平等互惠的原则上。

《中国人之直言》(1920年4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249页

经济上之发达,自然力、人力、资本三者皆有巨效。而今日谋中国之发达者,不患自然力之不充,人力之不足,所缺者资本而已……而此少许之资本,又甚易输入者也。

《中国存亡问题》(1917年5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52页

今日欲救外交上之困难,惟有欢迎外资,变向来闭关自守主义,而为门户开放主义。

《在北京迎宾馆答礼会的演说》(1912年9月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49页

吾侪未尝因经济缺乏之故,自缩其志,其问题是求资本于本国人,而不求自外人。本国人之人姑愿循其旧习,完全拒绝外人,自闭门户,或杜绝外人资本及外国品物。吾侪革命中人,[后]见为国民所信任,及革命军起义后,局面亦变,故今日愿取外国资财,以开放中国原有之大财源。现在政府初成立,取财于外国,较易于本国,故吾侪乃乐设法以求外国之财。

《与香港〈士蔑西报〉记者的谈话》(1912年5月上旬)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62页

款既筹不出,又时等不及,我们就要用此开放主义。凡是我们中国应兴事业,我们无资本,即借外国资本;我们无人才,即用外国人才;我们方法不好,即用外国方法。

《在安徽都督府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33页

夫以中国之地位,中国之富源,处今日之时会,倘吾国人民能举国一致,欢迎外资,欢迎外才,以发展我之生产事业,则十年之内吾实业之发达必能并驾欧美矣。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7页

国家欲兴大实业,而苦无资本,则不能不借外债。借外债以兴实业,实内外所同赞成的。

《在南京同盟会会员饯别会的演说》(1912年4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21—322页

欲求速效,则惟有借用外国资本,聘请外国人才,故兄弟主张此铁路政策,采取开放门户主义。

《在南京国民党用各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30页

6、开放主义

开放主义——“兴国之要图”,“救亡之急务”。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第227—228页。

现世界各国通商,吾人正宜迎此潮流,行开放门户政策,以振兴工商业。

《在上海报界公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99页。

现今世界日趋于大同,断非闭关自守所能自立,但开放门户,仍须保持主权。

《在南京国民党及各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30页

我若改变闭关主义而为开放主义,各国对于我国种种之希望,必不能再肆其无理之要求。

《在北京迎宾馆答礼会的演说》,1912年9月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48页。

中国人向富于排外性质,与今之世界甚不相宜。……以前事事不能进步,均由排外自大之故。今欲急求发达,则不得不持开放主义。利用外资,利用外人,皆急求发达我国之故,不得不然者。

《在济南各团体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8l页。

要想实业发达,非用门户开放主义不可。

《在安徽都督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23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32页。

就平等、自由的界限说,或者是本国与外国相竞争,或者是本党与他党相竞争,都应该有平等、自由。

《在黄埔军官学校的告别演说》,1924年11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第268一269页。

开放门户,无论强弱,能行此政策,必能收效。

《在南京国民党用各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10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30页。

鄙意以为三次(项)皆须利用外人:一、我无资本,利用外资。二、我无人才,利用外国人才。三、我无良好办法,利用外人方法。

《在北京招待报界同人时的演说和谈话》1912年9月14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60页。

我们要讲大亚洲主义,恢复亚洲民族的地位,只用仁义道德做基础,联合各部的民族,亚洲全部民族便很有势力。

反乎正义人道行为,永久是要失败的。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第408页。

共和国成立之后,当将中国内地开放,对于外人不加限制,任其到中国兴办实业;但于海关税则须有自行管理之权柄,盖此乃所以保其本国实业之发达。当视中国之利益为本位。总之,新政府之政策在令中国大富。

《在欧洲的演说》1911年11月中下旬

《孙中山全集》第1卷,第560页。

鄙人主张用外人办理工商事业,乃订立一定之期限,届期由我收赎,并非利权永远落在他人之手。

《在北京迎宾馆答礼会的学说》1912年9月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449页。

中国的觉醒以及开明的政府之建立,不但对中国人,而且对全世界都有好处。

附:《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向美国人民的呼吁(另一译文)》,1904年8月31日《孙中山全集》第1卷,第253页。

余以为舍国际共同发展中国实业外,殆无他策。

《建国方略·实物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第247页。

盖欲利用战时宏大规模之机器,及完全组织之人工,以助长中国实业之发达,而成我国民一突飞之进步。

《建国方略·实物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第248页。

天下事非以竞争为不将。①当比二十世纪,为优胜劣败,生存竞争之世界。

①“为不将”,《总理演说集》等版本作“不能进步”。

《在神户国民党交通部欢迎会的演说》,1913年3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第45页

国际上之真结合,必在乎共通之利害。

《中国存亡的问题》,1917年5月

《孙中山全集》第4卷,第55页。

应该用我们固有的文化作基础。……我们有了这种好基础,另外还要学欧洲的科学,振兴工业,改良武器。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第407页

恢复我国一切国粹之后,还要去学欧美之所长,然后才可以和欧美并驾齐驱。如果不学外国的长处,我们仍要退后。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l页

7、社会分工

社会者,即分工之最大场所也。合农、工、商等之各种组织,而始成一大社会。故社会之事业,愈分愈多,则愈形活动。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8页

所以能分工负责者,即在别是非;是非之别,即在合乎道不合乎道,惟诸君自择之。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8—19页

社会上之事业,非一人所能独任,如农业、如工业、如商业等,在乎吾人自审所长,各执其业,此之谓分工。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l8页

8、振兴农桑

农桑之大政,为生民命脉之所关。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8页

稽古帝王之设地官司徒之职,实兼教养。孔子策卫,日富之教之。其时为邑宰者,绩蟹筐,著有成效。

《农功》(1891年前后)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页

农政有官,农务有学,耕耨有器。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10页

文今年拟有法国之行,从游其国之蚕学名家,考究蚕桑新法,医治蚕病,并拟顺道往游环球各邦,观其农事。如中堂有意以兴农政,则文于回华后可再行游历内地、新缰、关外等处,察看情形,何处宜耕,何处宜牧,何处宜桑,详明利益,尽仿西法,招民开垦,集商举办,此于国计民生大有裨益。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8页

中外通商之始,列我国常获大利,未尝亏本。丝茶两宗,尤能甲于天下,故输出常超过输入。

《在沪金星公司等欢送两院议员会上的演说》(1916年7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331—332页

要在政治上、法律上规定出种种规定来保护农民,……要规定法律,对于农民的权利有一种鼓励,有一种保障,让农民自己可以多得收成。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1924年8月17)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9页

秦西国家深明致富之大源,在于无遗地利,无失农时,故特设专官经略其事,凡有利于农田者无不兴,有害于农田者无不除。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0页

如果用机器来耕田,生产上至少可以加多一倍,费用可以减轻十倍至百倍。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1924年8月27)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400页

要增加农业的生产,便要用肥料;要用肥料,我们便要研究科学,用化学的方法来制造肥料。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1924年8月27)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401页

古时的水灾为什么是很少呢?这个原因,就是由于古代有很多森林,现在人民采伐木料过多,采伐之后又不行补种,所以森林便很少。许多山岭都是童山,一遇上大雨,山上没有森林来吸收雨水和阻止雨水,山上的水便马上流到河里去,河水便马上泛涨起来,即成水灾。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1924年8月27)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407页

泰西农政,皆没农部,总揽大纲。各省设农艺博览会一所,集各方之物产,考农时与化学诸家,详察地利,各随土性,分种所宜。

《农功》(1891年前后)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4页

今吾邑孙翠溪西医颇留心植物之理,曾于香山试种莺粟,与印度所产之味无殊。犹恐植物新法未精,尚欲游学欧洲,讲求新法,返国试办。

《农功》(1891年前后)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页

9、移民垦荒

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如此而欲致富不亦难乎!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0页

水患平矣,水利兴矣,荒土辟矣,而犹不能谓之地无遗利而生民养民之事备也,盖人民则日有加多,而土地不能以日广也。倘不日求进益,日出新法,则荒土既垦之后,人民之溢于地者,不将又有饥馑之患乎,是在急兴农学,讲求树畜,速其长植,倍其繁衍,以弥此憾也。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1页

……于中国北部及中部建造森林,移民于东三省、蒙古、新疆、青海、西藏。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52页

至若吾人所计划,不过取中国废弃之人力,与夫外国之机械,施对沃壤,以图利益昭著之生产。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64页

以“国民需要”之原则衡之,则移民实为今日急需中之至大者。夫中国现时应裁之兵,数过百万;生齿之众,需地以养。殖民政策于斯两者,固最善之解决方法也。兵之裁也,必须给以数月恩饷,综计解散经费,必达一万万之巨。此等散兵无以安之,非流为饿莩,则化为盗贼,穷其结果,宁可忍言。此弊不可不防,尤不可使防之无效。移民实荒,此其至善者矣。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64—265页

假定十年之内,移民之数为一千万,由人数之省徙于西北,垦发自然之富源,其普遍于商业世界之列,当极浩大。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 第6卷 第264页

夫土也,草也。固取不尽而用不竭者也,是在人能考土性之所宜,别土质之美劣而已。倘若明其理法,则能反硗土为沃壤,化瘠土为良田,此农家之地学、化学也。

《上李鸿章书》(198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1页

殖民蒙古、新疆,实为铁路计划之补助,盖彼此互相依倚,以为发达者也。顾殖民政策,除有益于铁路以外,其本身又为最有利之事业。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64页

农民只知恒守古法,不思变通,垦荒不力,水利不修,遂致劳多而获少,民食日艰。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0页

10、平均地权

夫不稼者,不得有尺寸耕土,故贡彻不设,不劳收受而田自均。

《与章太炎的谈话》(1902年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13页

文明之福祉,国民平等以享之。当改良社会经济组织,核定天下地价。其现有之地价,仍属原主所有;其革命后社会改良进步之增价,则归于国家,为国民所共享。肇造社会的国家,俾家给人足,四海之内无一夫不获其所。敢有垄断以制国民之生命者,与众弃之!

《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1906年秋冬间)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97页

要耕者有其田,才算是彻底的革命。

《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届毕业生的演说》(1924年8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556页

解决农民的痛苦,归结是要耕者有其田。

《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届毕业生的演说》(1924年8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558页

求平均之法,有主张土地国有的。但由国家收买全国土地,恐无此等力量,最善者莫如完地价格税一法。

《复张永福林义顺函》(1906年11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21页

便推翻一般大地主,把全国的田地分到一般农民,让耕者有其田。耕者有了田,只对于国家纳税,另外便没有地主来收租钱,这是一种最公平的办法。

《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第一届毕业生的演说》(1924年8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556页

现代文明国家最难解决者,即为社会问题,实较种族、政治二大问题同一重要。……欲解决社会问题,则平均地权之方法,乃实行之第一步。

《在中国同盟会筹备会议的演说》(1905年7月3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27页

酿成经济组织之不平均者,莫大于土地权之为少数人所操纵。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20页

现在的多数生产都是归于地主,农民不过得回四成。农民在一年之中辛辛苦苦所收 获的粮食,结果还是要多数归到地主,所以许多农民便不高兴去耕田,许多田地便渐成荒芫,不能生产了。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三讲》(1924年8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400页

本会从前主义,有平均地权一层。若能将平均地权做到,那么社会革命已成七八分了。

《在南京同盟会会员饯别会的演说》(1912年4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320页。

世界愈文明,人类愈贫困。盖于经济学均分之不当,主张土地公有。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14页。

地权即均,资本家必舍土地投机业,以从事工商,则社会前途将有无穷之希望。

《在广州报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5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55—356页

土地,为人类所依附而存者也,故无土地无人类。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10页

土地实为社会所有,人于其间又恶得而私之耶?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14页

原夫土地公有,实为精确不磨之论。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14页

私人所有土地,由地主估价呈现报政府,国家就价征税,并于必要时依报价收买之。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20页

吾人非地不生活,而地又为人人所共有,故必地权平均,而吾人始能平等。

《在山西同盟会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19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73页

11、节制资本

夫吾人之所以持民生主义者,非反对资本,反对资本家耳,反对少数人占经济之势力,垄断社会之富源耳。试以铁道论之,苟全国之铁道皆在一二资本家之手,则其力可以垄断交通,而制旅客、货商、铁道工人等之死命矣。土地若归少数富者之所有,则可以地价及所有权之故,而妨害公共之建设。平民将永无立椎(锥)地矣!苟土地及大经营皆归国有,则其所得,仍可为人民之公有。

《在上海南京路同盟会机关的演说》(1912年4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38页

国家一切大实业,如铁道、电气、水道等事务皆归国有,不使一私人独享其利。

《在南京同盟会会员饯别会的演说》(1912年4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23页

凡天然之富源,如煤铁、水力、矿油等,及社会之恩惠,如城市之土地、交通之要点等,与夫一切垄断性质之事业,悉当归国家经营,以所获利益,归之国家公有。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5页

由国家管理资本,发达资本,所得的利益归人民大家所有。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3页

中国实业之开发分两路进行,一、个人企业,二、国家经营是也。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第253页

铁路、矿山、森林、水利及其他大规模之工商业,应属于全民者,由国家设立机关经营管理之,并得由工人参与一部分之管理权。

《中国国民党宣言》(1923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4页

凡国中另大规模之实业属于全民,由政府经营管理之。

《中国国民党党纲》(1923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2页

中国今日单是节制资本,仍恐不足以解决民生问题,必要加以制造国家资本,才可解决之。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3页

中国不单是节制私人资本,还是要发达国家资本。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1页

国民党之民生主义,其最要之原则不外二者:一曰平均地权;二曰节制资本。……举此二者,则民生主义之进行,可期得良好之基础。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20页

何为资本?世人多以为金钱即资本也。其实大谬不然。夫资本者,乃助人力以生产之机器也。……是故资本即机器,机器即资本,名异而实同也。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2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3页

资本原非专指金钱而言,机器、土地莫不皆是。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21页

凡物产或金钱以之生产者,可皆谓之资本。盖资本既所以生产,而人工者又所以生资本也。我人既知资本为人工之出,则有人工已足,又何再需资本乎?殊不知生产必赖资料,无资料以供给生产者之费用,以待其生产之结果,其生产终无所出矣。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11页

当于经济学上求分配平均之法。而分配平均之法,又须先解决资本问题。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519页

综二氏(指马克思与亨利——引者注》之学说,一则土地归为公有,一则资本归为公有。于是经济学上分配,惟人工所得生产分配之利益,为其私人赡养之需。而土地资本所得一分之利,足供公共之用费,人民皆得享其一分子之利益,而资本不得垄断,以夺平民之利。斯即社会主义经济分配法之原理,而从根本上以解决也。

《在上海中国社会党的演说》(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第515页。

私人之垄断,渐变成资本之专制,致生出社会之阶级,贫富之不均耳。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5页

用一种思患预防的办法来阻止私人的大资本,防备将来社会贫富不均的大毛病。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2页

以国家实业所获之利,归之国民所享,庶不致再蹈欧美今日之覆辙。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5页

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20页

中国本来没有大资本家,如果由国家管理资本,发达资本,所得的利益归人民大家所有,照这样的办法,和资本家不相冲突,是很容易做得到的。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3页

凡夫事物之可以委诸个人,或其较国家经营为适宜者,应任个人为之,由国家奖励,而以法律保护之。

《建国方略·实物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53页

就是俄国实行马克思的办法,革命以后行到今日,对于经济问题还是要改用新经济政策。俄国之所以要改用新经济政策。就是由于他们的社会经济程度还比不上英国、美国那样的发达,还是不够实行马克思的办法。俄国的社会经济程度尚且比不上英国、美国,我们中国的社会经济程度怎么能够比得上呢?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二讲》(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1—392页

照欧美近几十年来社会上进化的事实看,最好的是分配之社会化。消灭商人的垄断,多征资本家的所得税和遗产税,增加国家的财富,更用这种财富来把运输和交通收归公有,以及改良工人的教育、卫生和工厂的设备,来增加社会上的生产力。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第一讲》(1924年8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368页。

12、实业计划

实业之范围甚广,农工商矿,繁然待举而不能偏废者,指不胜屈。

《在上海与〈民报〉记者的谈话》(1912年6月25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383页

实业根本既定,民生事实方能发生,利国福民无逾于此。

《致美洲志志函》(1912年7月25日)

《孙中山集外集》第351—352页

必先从根本下手,发展物力,使民生充裕,国势不摇,而政治乃能活动。

《致宋教仁函》(1912年8月22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04页

欲图中国实业之发展者,所当注重之问题,即资本与人才而已。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3页

实业陆续发达,收益日多,则教育、养老、救灾、治疗,及夫改良社会,励进文明,皆由实业发展之利益举办。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5页

吾国既具有天然之富源,无量之工人,极大之市场,倘能借此时会,而利用欧美战后之机器与人才,则数年之后,吾国实业之发达,必能并驾欧美矣。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5页

当关键及根本工业既发达,其他多种工业皆自然于全国在甚短时期内同时发生。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377页

予之计划,首先注重于铁路、道路之建筑,运河、水道之修治,商港、市街之建设。盖此皆为实业之利器,非先有此种交通、运输、屯集之利器,则虽全其发展实业之要素,而亦无由发展也。其次则注重于移我垦荒、冶铁炼钢。盖农矿二业,实为其他种种事业之母也。农、矿一兴,则凡百事业由之而兴矣。

《中国实业如何能发展》(1919年10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34页

在我计划,以获利为第一原则,故凡所规划皆当严守之。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73页

于详议国家经营事业开发计划之先,有四原则必当存(留)据(意):

(一)必选最有利之途以吸外资。

(二)必应国民之所最需要。

(三)必期抵抗之至少。

(四)必择地位之适宜。

今据上列之原则,举其计划如下:

(一)筑北方大港于直隶湾。

(二)建铁路统系,起北方大港,迄中国西北极端。

(三)殖民蒙古、新疆。

(四)开浚运河。以联络中国北部、中部通渠及北方大港。

(五)开发山西煤铁矿源,设立制铁、炼钢工厂。

《建国方略·实业计划》(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54页

建设之首要在民生。故对于全国人民之食衣住行四大需要,政府当与人民协办共谋农业之发展,以足民食;共谋织造之发展,以裕民衣;建设大计划之各式屋舍,以乐民居;修治道路、运河,以利民行。

《民国政府建国大纲》(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26—127页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