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unzhongshan/

孙中山与宋庆龄的忘年之恋

浏览 959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孙中山宋庆龄婚誓约书


  1894年,孙中山在宋家第一次见到了一岁多的宋庆龄,当时谁也没料到这个可爱的女婴竟会在21年后,不顾父母亲的强烈反对,奔赴日本嫁给大她27岁的“革命之父”。

  宋庆龄嫁给了孙中山,宋美龄嫁给了蒋介石,她们的姐姐宋霭龄嫁给了孔祥熙。没有宋庆龄与孙中山的结合,也许就没有宋美龄与蒋介石的结合,也许就没有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结合;没有“四大家族”的结合,20世纪中国的历史也许就会是另一种样子。

  从秘书开始

 1913年9月16日,宋庆龄在日本横滨登岸,她是由美国来到日本和姐姐宋蔼龄团聚的。在姐姐家里她遇到了孙中山,这一际遇决定了她的一生。

  21岁的宋庆龄刚刚大学毕业,要学成回国了。她内蕴藏着一种秘密,她只觉得,中国革命在呼唤着自己。

  一次,宋庆龄忽然不自觉地问宋蔼龄:“孙先生可需要秘书帮助?”

  “是啊!你如果真要做他的秘书,我想你是可以的。”宋蔼龄注视着沉思的妹妹,接着缓缓地说:“他不久以前,还在物色人才。他所要的不是普通秘书,是要一个能帮助他撰写信札文件,准备书籍的秘书。……你要不要叫祥熙去代你说说?”

  “好的。”宋庆龄说:“我想,他要我做的,我都能做。而且做起来一定会觉得很愉快。”

  宋庆龄在9月16日见到孙中山以后的半个月内,会晤孙中山达七次之多。她帮助孙中山所做的工作,完全是争取平民的自由和幸福,她充分了解孙中山内心所怀的热忱。 可是眼前的现实却又是如此严峻。不单是辛亥革命的果实给窃国大盗袁世凯掠夺了,而且,不少同志精神颓丧,革命力量分散,孙中山遭到通缉,真是困难重重。宋庆龄曾经好几次看到孙中山力不自持,疲病交加。她虽然还是一个少女,但她刻觉得必须给以帮助。她自言自语地说:“我可以帮助中国,而我也可以帮助孙先生。他是需要我的。”

  宋庆龄准备到上海省亲,却又拖延了许久。以至连正在美国读书的宋美龄也大惑不解。

  她告诉孙中山回去后过两三个月就回来。宋庆龄凝视着孙中山:“有一件事我要晓得,你愿不愿和我永远在一起?我知道你结过婚,但那已经过去,与目前的事情不发生关系。我认识你的儿子孙科。……至于说过后悔,记得我小时候听你讲过:‘要是我不为一件伟大的事业而生存,那么我的生命便毫无意义’,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梦想着能有一天帮助几百万民众,成为伟大事业的一分子。现在我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你要不要我做你的妻子,永远帮你做革命工作。”宋庆龄深情地望着孙中山,等待着他的回答。她发觉他的眼睛充满了诚挚的感情,可是,仍然带着愁容。

  “庆龄,我是个不值得你考虑的人,我已经老了,你是年轻而……”

  “但是革命呢?”宋庆龄问。

  “它可不管年龄,却需要一切人。”孙中山摆摆,又说下去:“但是庆龄,我深知你是怎样的人,你大勇于自我牺牲了。你以前是那样的,我听你父亲说过。……庆龄,可爱的孩子,我不晓得我应当说些什么活,你是知道我的心的。”

  “你的心吗?”宋庆龄亲切地望着孙中山欣慰地说:“你是需要我的。这样一切都停当了。我非常快乐。我这一生非常清晰而简单了。”

  “但是,庆龄!”孙中山握着她的手,急促地说:“你必须得到你父母的同意才行。我不能对不起你和他们。”

  宋庆龄吁了一口气:“我会跟他们说的,不过现在一切都算决定了。”

  孙中山还是说要她父母同意才算决定了,但宋庆龄坚持:“现在可以说一切都决定了。”

  孙中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把宋庆龄拥抱在臂圈里,她的搁在他的肩上。


  五关挡道宋庆龄跳窗离家

    决定公布关系前,两人有一次深谈,讨论即将面对的“关口”。

  孙中山告诉宋庆龄,他们首先要过宋庆龄的父母关。且不论宋庆龄的父亲与孙中山是多年的朋友,单论年龄上的差距和孙中山已婚并有3个孩子的背景,以及他常年因革命而颠沛流离的生活,都足以遭到宋家的强烈反对,搞不好还会弄得家庭破裂。

  第二关是孙中山的原配卢慕贞,此时二人尚没有办理离婚手续。第三关是党内关。基于传统观念和领袖个人形象的考虑,孙中山认为党内应该会有很多人批评自己。第四关是社会舆论关。第五关是宗教关。宋庆龄一直信仰基督教,这样的行为估计会惹来基督教会的干预。不过,五关中最棘手的要算宋庆龄的父母关了。

  1915年6月,宋庆龄特地为她和孙中山的婚事返回上海征求父母意见,在宋家掀起了轩然大波。情急之下,父母软禁了宋庆龄,大姐宋霭龄把她介绍给了一位名门子弟,并对外宣布宋庆龄订婚。期间,孙中山几次写信询问宋家意见,不得音讯。好在看管宋庆龄的女仆心疼她,趁买菜的机会秘密给孙中山发了一封信,孙中山才得知宋庆龄被软禁的情况,派朱卓文到上海营救宋庆龄。

  朱卓文通过女儿与宋庆龄联系上后,看到宋家没有松口的意思,就与宋庆龄商议逃跑。10月的一个夜晚,女仆在门外把风,宋庆龄给父母写好了留言条。对自己以背叛父母的方式来面对未来的生活,她有些伤感。但是一想到孙中山,想到他说的“能与她结婚,即使第二天死去亦不后悔”,宋庆龄又觉得这样的义无反顾是值得的。她打开窗户,以床单为绳,滑下2楼,坐上事先准备好的车子来到码头,于24日到达东京。


原配希望丈夫纳妾不愿离婚
 孙中山与原配卢慕贞的结合是家庭包办。卢慕贞是一个忠厚的人,但是她没有受过西式教育,不能理解孙中山的革命事业。

  尽管她尽心尽力操持家庭,把孩子抚养大,但是两人却没有共同语言。就任临时大总统后,孙中山曾经把她带到南京。二次革命后,卢慕贞不愿意跟随孙中山逃亡日本,去了澳门。

  卢慕贞是一个旧式女子,她心甘情愿希望丈夫纳妾,代替自己照顾孙中山。但是,她不能理解为什么新夫人不能做“侧室”、孙中山一定要离婚。1915年9月,孙中山派人把卢慕贞接到日本,专门商谈离婚事宜。双方的谈判还算融洽,在宋庆龄到达东京的前一天,卢带着离婚协议回到澳门。10月25日,宋庆龄逃到日本的第二天,49岁的孙中山与22岁的宋庆龄在律师和田瑞家举行了婚礼,签订了婚姻誓约书。两人约定:尽速办理符合中国法律的正式婚姻手续;将来永远保持夫妇关系,共同努力增进相互间之幸福。他们委托和田瑞到东京市政厅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宋嘉树向孙中山磕头托女

 女儿越窗逃跑之后,宋嘉树马上与妻子搭船来到日本。宋嘉树恼恨孙中山,甚至扬言要与宋庆龄断绝父女关系。宋庆龄曾向美国记者斯诺回忆说:“我父亲到了日本,对孙博士大骂一顿。我父亲想要解除婚约,理由是我尚未成年,又未征得双亲同意。但他未能如愿,于是就和孙博士绝交,并与我脱离父女关系。”

  日本人车田让治在《国父孙中山与梅屋庄吉》中写道:“宋嘉树站在大门口,气势汹汹地吼道:‘我要见抢走我女儿的总理(孙中山时为中华革命党总理)!’梅屋庄吉夫妇很担心出事,打算出去劝宋嘉树。孙中山向他们说,这是他的事情,不让他们出去。孙走到门口台阶上对宋嘉树说道:‘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暴怒的宋嘉树突然叭的一声跪在地上说:‘我的不懂规矩的女儿就托付给你了,请千万多关照。’然后在门前的三合土地面上磕了几个头就走了。”

  回到上海后,宋嘉树给宋庆龄送了一套古家具和百子绸缎做嫁妆。宋庆龄晚年时提及当初违抗父命与孙结婚,说:“我爱父亲,也爱孙文,今天想起来还难过,心中十分沉痛。”

  政治情势、政治利益和既成事实,都迫使持异议的人不得不接受这场划时代的婚姻。曾为宋家姐妹作传的美国作家露比亦认为:“宋嘉树当了自己老朋友和同辈人的岳父而感到难堪,但他还是孙中山的老朋友,在政治上继续和他共事。”

  宋庆龄给美国的同学写信说:“婚礼已是尽可能简朴,因为我们两人都不喜欢多余的仪式。我是幸福的。我想尽可能地帮丈夫多做英文通讯工作。我的法语大有进步。我最近能看懂法文报纸,并能作简单翻译。因此,我相信你能理解,结婚对我来说,除了没有伤脑筋的考试以外,它好象是上学校。”

  孙中山和宋庆龄举行婚礼后,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廖仲恺何香凝夫妇带着廖承志前去贺喜。何香凝画了一幅题为《万派朝宗》的国画作为贺礼。画面上海水奔腾向前,象征各方革命志士正向着孙中山靠拢……



  短短10年聚首,胜过人间无数

  大凡两个人在频繁接触中,最容易建立感情。

  孙中山和宋庆龄正是这样。通过频繁的接触,宋庆龄从孙中山身上看到很多宝贵的东西,对祖国和人民炽热的爱,对改变祖国命运宏大的抱负,为了崇高的理想不怕艰难闲苦、不屈下挠奋斗的意志,与朋友交往中热情有礼、谦逊谨慎的作风,以及崇高的思想、冷静的头脑和智慧的风采。这一切,都使宋庆龄感到由衷的敬佩。

  她作为一个秘书,在孙中山身边工作常常感到如登高山,如临大海,领略着无限美好的风光。同时,她还常常感到心中燃烧着一种火热的激情。这种激情意味着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只觉得在孙中山面前,她自己好像雪山上的一棵睡莲。她的四周全是温泉、暖流与篝火。直至全国解放以后,宋庆龄仍很难忘却当时火热、亲密和和谐的情景。那真是两人心心相印、息息相关的岁月。

  宋庆龄意识到孙中山的理想就是自己的理想,她自己正在献身于一个伟大的目标。因此,她虽然终日辛劳但无怨无悔。正像她写给在美国读书的宋美龄的信中所表述的:“我从没有这样快活过。我想,这类事就是我从小姑娘的时候就想做的。我真的接近了革命运动的中心,”她曾怀着无比自豪的心情说:“我能帮助中国,我也能帮助孙先生,他需要我。”

  反过来说,在“二次革命”失败,尤其武装反袁斗争接二连三遭受挫折和长期流亡海外而遭受的痛苦与孤寂,也逐步使孙中山感到宋庆龄已是革命卒业上离不开的助手,是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离不开的知心人,他从宋庆龄的帮助和关切中得到敝舞和慰藉,“平生知心者,屈指能有儿?”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对知己朋友不易寻求的慨叹,与当时孙中山心扉里所荡漾的思绪如出一辙。宋庆龄那文静而又温存,稳重而又端庄的举止,以及那张俊美的上的微笑和注视,像徐徐春风在吹拂他的心田。

  哲人法拉奇说:“爱情是友谊的代名词,又是我们为共同的事业而奋斗的可靠保证。爱情是人生的良伴,你和心爱的女子同床共眠是因为共同的理想把两颗心紧紧系在一起。”

  这番烛照古今的话说得何等好啊!正是拯救中国、改变祖国命运的共同理想,使孙中山和宋庆龄在革命工作和患难中,逐步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使他们彼此相爱

  1922年6月16日,广州发生陈炯明兵变,在危难之际宋庆龄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孙中山:“中国可以没有我,但不可以没有你!”而1925年3月11日孙中山弥留之际,特别嘱咐儿子、女婿要“善待孙夫人”,听到何香凝保证尽力爱护宋庆龄之后才放心。

  短短10年聚首,胜过人间无数。此后不久,孙中山病情恶化去世,宋庆龄孀居终生,为孙中山革命事业奔走了大半个世纪。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