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龄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ongmeiling/

邱吉尔:宋美龄的骄矜和妩媚让人极为心动

浏览 1225次     暂无评论     字体:      

1927年12月1日,蒋介石宋美龄在上海举行婚典礼。蒋宋的婚礼,在当时的中国,十分隆重、显赫。婚礼分两次举行,一次是基督教式的,一次是中国传统式的。首先在上海西摩路宋家的宅邸里举行了基督教式的婚礼。这是一次岑寂静谧的婚礼。接着,这一行人前往富丽堂皇的大华饭店,举行世俗婚礼。宋美龄和其他官员的太太不同,她不满足于豪华的生活,而急于开始参与政治。她急于早日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夫人”,协助蒋介石建立蒋家王朝。并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蒋介石的形象。蒋宋结婚之后还不到两年,宋美龄就催促蒋介石公开接受基督教洗礼,以实现他所应允的诺言。1930年10月23日,在宋嘉树的教堂里,蒋介石由江长川牧师施洗。宋美龄酷爱权力,她不但在幕后导演,也常主动地站到前台,充当演员的角色。

1928年1月4日,蒋介石复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从此宋美龄陪同他出入于内地、边区和战地。她为蒋介石保管最机密的文件,处理最机要的要事。她每天摘录外国报纸杂志,把重要的事件向蒋介石报告,并解释西方政治经济情况。蒋要了解外国的思想或问题,她是必不可少的顾问,在与外国人交往的时候,她又成为不可缺少的翻译,她英语说得非常流利,所写英文字迹精美。1934年春天,宋美龄随蒋介石到江西南昌,她积极倡导新生活运动。除了负责推进新生活运动外,还兼任中国红十字会总干事,为军人创立了励志社,并鼓励全国妇女设立妇女协会。同时,在担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和国民党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等职。1936年秋,宋美龄出任国民党航空委员会秘书长,以加强空军在现代国防中所处的重要地位。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发生。消息传出,举国骚动,全世界震惊。国民党认为对张学良等只有以武力镇服。宋美龄惟恐力取会伤害蒋介石的安全,决定前往西安,伴侍蒋介石。12月13日她由上海飞回南京,12月22日,飞往西安,事后她写下《西安事变回忆录》作为重要的政治资本。1938年5月宋美龄在庐山召集各省妇女领袖开会,确定“全国妇女参加抗战工作计划纲领”,同时组织慰劳总会,并在各省设置分会,从事劝募慰劳的工作。她还冒着炮火的危险,到前线劳军,当其所乘汽车,通过日方猛烈炮火轰炸之时车胎突然炸裂,车身翻转,宋美龄猛跌于地。身体受伤,这件事使官兵们很感动。1942年10月27日正当抗战艰危之际,宋美龄远飞海外,促进美国支援中国抗战,于10月27日抵美,先入医院治其5年前所受之创伤。罗斯福总统曾派秘书霍浦金和罗斯福夫人至医院探望。经过70多天的疗养,宋美龄身体逐渐康复。罗斯福总统遂请她移居海德公园总统的别墅中,再事静息。园中境清幽,宋美龄小住一周后,受罗斯福的邀请,于1943年2月17日访问白宫,2月18日,应美国国会的邀请,出席国会演说。全美各报纸对宋美龄之演说词,均全文登载,并加特写。一些报纸还以此新闻刊在条发表社论。许多议员对宋美龄在国会之演说词,倍加赞赏,把宋美龄誉为世界“名政治家”之一。有的还主张请宋美龄出席战后之世界和平会议。此后宋美龄出席纽约市长主持之欢迎会,并授予她纽约荣誉市民称号。加拿大首相专程至纽约,向宋美龄致敬,并邀请她赴加。6月14日,宋美龄自纽约赴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做3日访问。16日出席加拿大国会演说,两院议员献以欢呼声与热烈掌声。6月24日,宋美龄自加拿大回抵纽约后,再度访问白宫。6月29日,宋美龄自美国南部乘美国政府特备专机程返国。罗斯福特派秘书随机护送。1943年冬天,宋美龄又陪同蒋介石赴埃及开罗,中美英三国首脑在尼罗河畔首次晤面,会议结束时发表了《开罗宣言》。据说,宋美龄深获邱吉尔的赞赏。邱吉尔曾对罗斯福说:“这个中国女人可不是弱者!”邱吉尔这个骄傲有名的英国首相,曾不止一次公开表示,宋美龄是他在世上最欣赏的少数女性之一,她的骄矜和妩媚,都让人极为动。宋美龄的才能,获欧美领导人的推崇,给西方留下深刻印象。1948年11月28日,为争取使美国援助国民党,宋美龄以私人的身份再赴美国呼吁。这一次她像个可怜的乞丐,到美国化缘去了。尽管杜鲁门总统在白宫设宴招待,并与她会谈1小时,但规格已今非昔比。杜鲁门曾挖苦说:“她到美国来是为了再得到一些施舍。我不愿意像罗斯福那样让她住在白宫。”宋美龄失去了往日的魅力。1949年1月15日,宋美龄只好离开华盛顿,赴纽约探视其长姐宋霭龄的病况,从而在孔家隐居起来。蒋介石失去了最后的一线希望,于1月21日宣布暂行引退。国民党败退台湾后,宋美龄决定回台。

蒋介石在南京与宋美龄住在军校后面3层小楼房内,这是大家知道的。还有在孝陵卫修理了3间小平房为别墅,简朴幽静,中间会客,挂中外地图;西一间挂军事地图;东一间是办公室和卧室,其旁一间是独立小屋,是随从人员住的。他们每当假日要驱车去休息,偶或住宿一夜,宋嫌其处僻静,不愿宿夜。平常也于晚饭后,与宋驱车到孝陵卫一带郊区兜风。上海法租界迈尔西爱路9号,有3间二楼小洋房,后面有小花园,是宋美龄经买的公馆。平时由副官蒋富寿(蒋本家)看管,宋常去小住,并从其兄弟宋子安或宋子良家接来宋母同住。

宋美龄是侍卫人员的保护伞。蒋介石性情急躁,好发脾气,一不称心,就要骂人打人,一拳一,非常熟练,侍卫长王世和、侍卫官竺培基是常挨骂挨打的对象。按军规,长官打时,只有挺胸挨着,不准退避。一次,在打竺培基时,宋美龄进来,对竺说:“你为什么这样呆,还不快走!”从此以后,竺见蒋发怒要打,拔就逃,并顺手把门带上,蒋也就罢了。大家知道,宋在的时候,蒋很少发火,因宋经常规劝他:“像你这样的身份,还能随便发火骂人打人吗?”平常,侍从人员听到蒋的喊声,进去时不免心悸,见到宋在,就如有了保护。她对人的态度和蔼,甚为大家尊敬。

宋美龄有较高的文化教养。她头后梳一个小旗袍贴身,大衣适体,穿高跟鞋,在甬道上都是轻步走过,我每次碰见她,她总是面带微笑,平易近人,每每不觉得她突然出现,不觉得有骄矜盛气,和她谈话不觉得拘谨。她言谈委婉适度,声音从不放重。她和别人谈话,总是只让对方可以听清楚就是,从不大声,颐指气使。宋美龄经常随蒋出访各地,在外地他们所住房子一般总是3间,包括卧室、办公室、秘书室。宋美龄和蒋介石常在一块儿吃饭,宋喜吃烤排,蒋则喜吃肉丝咸菜汤、干菜烤肉、咸菜大黄。宋美龄很讲究卫生,即使在庐山时也有人从山下捎去蒸馏水饮用。1935年暑期在峨眉山时,还以瓶装维琪矿泉水犒赏侍从室的高级职员。蒋宋夫妻间感情深厚,有时说些闲话也不避人。

侍从室人员对侍从室称“公馆”,对蒋介石称先生,对宋美龄称夫人,都不带姓,不带官衔。先生方面的内务副官是蒋孝镇,是他侄孙辈(从中尉升到少校级);夫人的内务副官叫斯绍凯,平时穿蓝色长衫,没有军衔。还有两个下手,客来送茶点。有中、西厨师各一人,不对外。有一个40多岁的健壮外国保姆料理房间、保管衣物以及诸如给小客厅换透明纱窗帘布等,但不做洗衣服之类的下手事。宋也有私人秘书,所以她也有秘书室。女秘书的能力和学识素质都好,但外表都是其貌不扬,这或许是做妻子特有的心理。

1938年3月,宋美龄辞去了航委会职务后,即去香港,三姐妹在一起,微服去一家豪华的饭店察看民情,看到那些富商、经理、贵妇、小姐们依然还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便设法动员这些人有钱出钱,为祖国抗战贡献力量。1940年,三姐妹在重庆时也是共同在做救济工作。

蒋介石和宋美龄请客吃饭也是常有的事。菜肴是普通的,有些人出来后说吃不饱。这里当然有拘束感的原因,但也与饭菜不丰盛有关。在宋美龄的厨房里没有过多的酒肉,都是按少量、新鲜配置的。蒋介石在用度方面也较节省,若有部下请求济助,最多只批200元,就算是面子十足了。宋美龄选购衣料,总是跑上好几家,问明价格,择合意的地方去买。宋美龄处事仔细,也注意小节。

有一次,外收发送一封从美国寄给她的信,见信封上一张邮票被扯去,她立即查询,经外收发胡某承认是因为集邮而犯下错误,并且送上原物,也就未予处罚。他俩的私人信件,都经各自的侍从秘书(又称随从秘书)拆阅送呈,一般批件也由侍从秘书加封,若密件、急件均另打记号加火漆印,外收发有所疏忽立即能查出。宋对蒋的公务之外所谓“家务”内助也很熟悉,处置得体。如1933年、1934年间公务繁忙,人少事多,侍从人员常由深夜工作至天明。她作为第一夫人,许多内外事情都得兼顾,所以每日作息时间安排有序,不浪费分秒。她有许多外国寄来的刊物,每日必看报纸。她对文学、音乐造诣较深,对美国历史及世界名人传记都注意研究。她的中文也相当好,毛笔字体颇似蒋介石,但较秀美。而且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和广东话,也讲普通话。

宋美龄对蒋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影响。午休时间均由内务人员放留声机,唱片皆是小提琴独奏,都由宋美龄亲自选好放在盒内;留声机在卧室门外,直到开门时才停止放片。宋美龄不在时,蒋也有这习惯。

对住房的讲究,宋美龄作为一个家庭主妇,总想把自己的小家庭安排得宽敞舒适,而且更讲条件。除了出去在外地临时住上3间平房或楼房将就一下外,她自然想要一个永久性的像样的公馆。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