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imaguang/

更无柳絮因风起——司马光

浏览 1017次     暂无评论     字体:      


西江月
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红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微醒,深院月明人静。

        可能爱是这个尘世间最丰富的灵感源泉吧,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那些寂寞的或洒脱的墨客,爱对于他们来说是文字的天堂。
        岁月沧桑,山海变迁,不变的是人们对爱的追寻,对爱的迷惑。爱是什么,谁又能真正说清呢?是生死相许,不离不弃吗?是念念不忘,此惟系吗?还是在茫茫的人海中相见不如怀念?
       司马光,这个王安石一生最大的政治对,这个在我印象里老学究一样的人物,竟然对爱有着如此深刻的理解。穿过历史的迷雾,因为这首词,也让我触摸到了他真实的温度,有些隐隐的感动。
       司马光是忠臣,是直言敢谏、铮铮铁的正人君子。仁宗得病之初,皇位继承人还没确定下来,因为怕提起继位的事会触犯正在病中的皇上的忌讳,群巨都缄口不言。司马光此前在并州任通判时就三次上奏提及此事,这次又当面跟仁宗说起,仁宗没有批评他,但还是迟迟不下诏书。司马光又一次上书说:一定有小人说陛下正当壮年,何必马上做这种不吉利的事,那些小人们都没远见,只想在匆忙的时候,拥立一个和他们关系好的王子当继承人。仁宗看后大为感动,不久就立英宗为皇子。
       他博古通今,通晓音乐、律历、天文、数学,而对经学和史学的研究尤其用心,更是《资治通鉴》一书的编著者,他的才学在这部彪炳千秋的史书中闪现得淋漓尽致。
       他一生从不说谎话,俯仰天地无愧于心,百姓全部敬仰信服他,陕州、洛阳一带的百姓被他的德行所感化,一做错事,就说:“司马君实会不知道吗?”他清廉简朴,不喜华靡,妻子死后,他还是把自己的一块地典当出去,才草草办了丧事。
       就连他的政敌也对他心折不已,王安石钦佩他的品德,愿意与他为邻;蔡京主政时,将其与三百零九名朝臣列入“元祐奸党”,并要在朝堂和各州郡立“奸党碑”。但是在立碑时,石匠却对蔡京说:“小人是愚民,不知道立碑的意图,但司马相公海内都称道他为人正直,现在却要列入奸党,小人不忍心做。”蔡京也叹服其品德,终于作罢,将他排除在奸人之外。
       这一切,只不过都是他男人立世的一面。历史往往如此,不是将一个人看做有有肉的人生体验,而只是历史车轮中的一个零件。那些魏晋名士,风流不仕,醉卧山林,可有些人却说他们活得没有价值,对历史、对国家没有功绩。凭什么一定要他们对某一方面有功绩呢?他们使自己的人生过得精彩,这还不足够吗?
       其实在历史厚重而狭窄的目光之外,司马光隐秘的内心世界里,还有婉约的一面吧,对于颠倒众生的爱,理解得深得三昧。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还似无情。微妙的爱情,让人欲言又止,越是在乎,越是思念,越是患得患失,因为不知道怎么把握,可以装得毫不在意。纳兰说“人生若只如初见”,相遇就像是一次旅行,从一开始出发就知道注定要到达终点,不管你是多么不情愿这个时刻的到来,离别是我们都能预知的电影尾字幕。那么争如不见吧,在茫茫的人海中从不与你擦肩而过,要么让我能一辈子拥有你,要么,我们永不相见。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这是司马光另外的一句诗,没有柳絮无端地飞舞,司马光的内心里也不会无端地细腻和伤感,虽然已经无法确知他爱过谁,被谁爱过,但在他的生命里,也必定被爱渲染得犹如柔软的三月春草。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