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simaguang/

司马光与苏轼间的茗战与茶墨之辩

浏览 1317次     暂无评论     字体:      

        司马光因生于光山而名光。他儿时在光山“砸缸救溺”的经典智慧故事千年传诵,历久弥新。苏轼视光山为“家山”(故乡),游履遍及光山全境,在光山有诗词十余首。
司马光儿时就受过光山茶的滋润,苏轼在光山净居寺自采自焙自饮,乐而忘归。两位从光山走出的大名人,曾有过一场茗战,并由此引发一段茶墨之辩的文坛佳话。
       司马光好茗饮,一日,邀好友斗茶品茗,大家带上各自收藏的上好茶叶、茶具、水赴约。先看茶样,再嗅茶香,后评茶味。苏东坡和司马光所带的茶成色均好,因苏东坡自携隔年雪水泡茶,水质好,茶味纯,遂占了上风。苏东坡里高兴,不免有些乐滋滋的。当时茶汤尚白,司马光内心不服,遂出题难之曰:“茶欲白,墨欲黑;茶欲新,墨欲陈;茶欲重,墨欲轻。君何以同爱二物?”苏东坡不慌不忙地高睨而答:“二物之质诚然矣,然亦有同者。”司马光问其故,苏东坡从容对曰:“奇茶妙墨俱香,是其德同也;皆坚,是其操同也;譬如贤人君子,黔皙美恶之不同,其德操一也。公以为然否?”众皆信服。
       此事载于宋张舜民《画墁录》:“司马温公云:茶墨正相反。茶欲白,墨欲黑。茶欲新,墨欲陈。茶欲重,墨欲轻。如君子小人不同。至如喜乾而恶湿,袭之以囊,水之以色。皆君子所好玩,则同也。”又载于宋曾慥《高斋漫录》:“司马温公与苏子瞻论茶墨俱香云:‘茶与墨,二者正相反。茶欲白,墨欲黑;茶欲重,墨欲轻;茶欲新,墨欲陈。’苏曰:‘奇茶妙墨俱香,是其德同也,皆坚是其操同也。譬如贤人君子,黔皙美恶之不同,其德操一也。’公笑以为然。”
       茗战又称“斗茶”,是古代评茶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也是文人墨客喜爱的精神盛宴与文化活动。司马光与苏轼间的茗战,苏胜而司马负。然茗战曲终又起舌战。
       茶墨之辩可谓经典,名儒大家风范跃然纸上。司马光从茶和墨表象上的“白”与“黑”、“重”与“轻”、“新”与“陈”绝然相对发问,可谓问得精彩,有难度;苏东坡从茶和墨本质上的“德”、“操”俱同应对,可谓答得十分妙到,有深度。诚然,茶与墨不同之处众多,但只要各自达到了上乘极品程度,自会生发令人陶醉、让人仰慕的魅力,茶与墨可归一处。奇茶妙墨俱为上乘极品,兼而爱之,茶益人思,墨兴茶风,相得而益彰。
       茶墨之辩虽为名人逸事,但却是名人“最精致的心灵的证明”。 苏东坡一生足迹遍及天下,虽屡遭贬谪,却随遇而安,得以“尝尽溪茶与山茗”,更兼得茶中三昧,终悟茶道至境。古人云:“深心追往。”我们惟有“深心”,始能“追往”。茶墨之辩中司马光、苏东坡一问一答中充溢着人生哲理,也意蕴着智慧的迪与升华。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