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pengdehuai/

第二次战役的八个电报

浏览 892次     暂无评论     字体:      

  一 十一月六日十时给宋时轮、陶勇〔1〕并报军委的电报2


  东线战场(小白山以东)归宋兵团担任,应采取诱敌深入至旧津里、长津线,首先达到消灭美陆战一师两个团之目的。其部署:以一个军主力(三个师)经江界、前川、云松洞、南兴洞向柳潭里地区集,先师迅速进至旧津里及其以北,构筑纵深阻击阵地;另一个军从临江、慈城江口渡江,进至云山里集结。如此布置,美陆战一师若北进深入旧津里以北,两个军以两师挡正面,七个师从敌侧后攻击。我四十二军主力靠社仓里,进至五老里,牵制援兵与攻击敌退路。如敌不敢冒进,深入旧津里与黄草岭之线时,我进至云山里之军,可沿新兴向五老里前进,截断深入黄草岭南美军后路,打击援敌;我柳潭里地区之军,可协同四十二军主力歼灭美七团、十一团。你们如同意此部署时,四十二军主力拟逐渐转移至柳潭里以南,一部节节抗击,诱敌北进,封锁消息,掩护你们开进。

  二 十一月八日十五时给军委的电报〔3

  敌为牵制我主力,有沿清川江北进,配合其东线迂回江界企图。我为以逸待劳,便于后方运输,拟仍以诱敌深入,各个歼击方针。宋兵团部署见六日十时电,不重述。

  西线部署:以三十八军一个师沿清川江东岸节节抗击,引敌至妙香山地区,坚决扼守之;主力隐蔽集结于下杏洞、球场以东,德川以北之山地。四十二军主力担任掩护任务,待宋兵团到后,靠近一二五师,集结于德川东北、德岘、杏川洞、校馆里地区;待宋兵团打响后,协同三十八军主力由东北向西南出击,但不放松消灭伪军之一切机会。三十九军、四十军、六十六军主力位温井、窑山、泰川、龟城地区,休息七天,搜索散兵,补充粮弹,修路。如敌不进,待宋兵团打响后调动敌人时,拟集中三个军出德川及其以南寻机歼敌,把战场推向前些,以利持久作战。现正准备修熙川经杏川洞至宁远公路。

  此役缴汽车近五百辆,大多数为敌机炸毁,只剩约十分之一。从苏方购买之汽车何时可到,盼示。

  三 十一月二十一日十八时给各军并报军委的电报〔4

  西线敌于二十日到达长新洞(博周川西北)、古城洞、龙山洞、宁边、龙门山、寺洞之线后,仍继续进犯。

  我对来犯敌决采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之方针。预定作战指导方案如下:

  (一)待伪六、七、八师进到虎狼岭北、妙香山、下杏洞一线后,我三十八军主力由内仓、城山,以球场为目标出击;正面之一一二师则分别抓住并分割当面之敌。我四十二军主力夹大同江两岸,向宁远、德川攻进,以一个师向孟山、北仓里攻进;尔后该军视情况,以主力向军隅里(或顺川),一个师向三所里(或顺川、成川)攻进,坚决断敌退路与阻击调动北援之敌。我四十军除以一部于草上洞、利洞、龙浦洞、天水洞之线,布置纵深阵地,节节抗击敌人外,应以一个师的兵力向球场至新兴洞及以北地区之敌攻击,配合三十八、四十二军首先歼灭伪六、七、八师,打开缺口,造成整个战役扩张战果之战机。得后,除四十二军于清川江东岸寻敌侧翼退路攻击外,三十八军应准备由球场渡河,向宁边、博川插进;四十军应协同三十八军向宁边、龙山洞攻击前进。

  (二)我于清川江东岸发起攻击后,清川江西岸之敌可能不进或退缩。必须迅速抓住敌人,防敌跑掉。并视当时情况,预定两种方案,各个歼敌。

  1.如美二十四师、英二十七旅已进到龟城、泰川、定州,美骑一师、美二师只进到云山、石仓洞之线时,则先集中三十九军由东北向西南,六十六军主力由西南向东北包围歼灭美二十四师。以五十军之一个师抓住英二十七旅;一个师伸到定州东北松浦洞、五龙洞地区,视情况插泰川或元山洞,阻援与截击逃窜之敌。我四十军则积极抓住美骑一师、美二师,求得歼灭一部。我三十八军则坚决向美二师侧后攻击,求得切断敌退路,使美二师、骑一师不能南逃或西援。尔后视情况转移主力,肃清清川江西岸被我各个分割包围之敌。

  2.如美二十四师、英二十七旅只进到泰川、元山洞,而美骑一师、美二师已进到温井南之利洞、龙浦洞东西之线时,则先集中三十九军(由西向东)、四十军(正面向西南)、三十八军(由东北向西南)及六十六军主力(由西南向东北),分割围歼骑一师、美二师。以六十六军一个师、五十军两个师,分别抓住钳制美二十四师、英二十七旅及伪一师,使其不能东逃与增援。尔后转移主力,分别歼灭之。

  四 十一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时给各军并报军委的电报〔5

  你们应以求得全歼德川地区伪七、八两师为目的。其部署特提议

  四十二军以一个师迅速歼灭孟山、北仓里之敌后,即在北仓里地区集结,准备打援;另一个师由大同江南插到武陵里、长安里、安山洞之后,由南而北,向德川攻击;另一个师则由大同江北岸向德川攻击前进。三十八军以一个师插到德川与兴德里之间,准备打击偷川、军隅里来援之敌,并以一部由西向东攻击德川;另一个师由北而南攻击德川;如球场之敌向德川增援,则一一二师主力由东北向西南,侧歼敌人(正面之团是否攻球场,视情况而定)。你们攻击时间,于二十五日晚开始,宋兵团于二十六日开始。清川江西岸各军,则视情况发展再定。以上请韩先楚同志根据实际情况作调整。总之,以先切断、包围,求得全歼伪七、八两师为原则。

  五 十一月二十八日十三时给西线各军并报军委的电报〔6

  (一)据观察,球场之美二师正向南撤退中,美骑一师三个团分置价川面(价川南)、北仓面、间洞(均于价川、顺川线),伪二军团残部六师指及七团残部在假仓里,伪八师指、二军团指在月浦里,伪七师指在新仓里,美九军团指在慈山(均在北仓里、顺川线)。

  (二)我军应根据毛主席电令,截断敌退路,分割包围,各个歼灭西线美四个师及英二十七旅之任务。

  四十二军攻占北仓里,得手后向假仓里、月浦里、新仓里攻进,迅速攻占顺川;再得手后,以一个师向慈山美九军团指攻击;再得手后,向平壤推进;军主力向肃川攻击前进,截断安州敌南退要道。

  三十八军应以一个师速向肃川进行钳制攻击,军主力应向北仓面(价川南十余里)骑五团包围攻击。得手后,应向协兴里(安州、肃川之间)南北线攻击前进。

  四十军应即尾球场南退之敌,向军隅里、价川追击。到价川、军隅里后,即向平院及安州南攻击前进。

  三十九军协同六十六军围攻宁边之敌,得手后在军隅里附近渡河,沿铁道向安州攻击前进。

  五十军应即向博川南攻击前进,截断博川、宁边间敌之退路,然后协同六十六军围歼清川江北岸退逃不及之敌。

  此役于朝鲜战局关系甚大,望克服一切困难和以巨大代价换取之。

  六 十二月一日给各军并报军委、东司嘉奖三十八军电报 梁、刘〔7〕并转三十八军全体同志:

  此战役克服了上次战役中个别同志某些过多顾虑,发挥了三十八军优良的战斗作风,尤以一一三师行动迅速,先敌占领三所里、龙源里,阻敌南逃北援。敌机、坦克各百余,终日轰炸、反复突围,终未得逞。至昨(三十日)战果辉煌,计缴仅坦克、汽车即近千辆,被围之敌尚多。望克服困难,鼓起勇气,继续全歼被围之敌,并注意阻敌北援。特通令嘉奖并祝你们继续胜利!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

  七 十二月四日十八时给毛泽东的电报

  西战场,此役美、伪亡伤俘共约二万四千余,计伪二军团八千,美九军团之二师七千,二十五师五千五百,土耳其旅二千二百,美骑一师、二十四师、英二十七旅、伪一师约二千。伪军战斗力弱,易打难捉;美军较强,死多活少。此役俘美军不过三千,伪军四千;缴获汽车一千五百余辆,坦克亦近百辆,物资遍野。拂晓解决战斗,敌机即来炸烧,完好者所剩无几,甚可惜。

  在敌我技术装备极端悬殊情况下,力避在固定阵地作战。战斗发起,力争黄昏开始,拂晓解决。我白天一般无活动自由,且易遭敌联合兵种袭击。美兵一营占有相当野战阵地时,我即有数倍兵力四面包围,一晚仍难解决战斗。白天飞机、大炮、坦克和汽车增援,常使我包围部队伤亡很大。因我白天增援困难,而敌乘间隙在飞机掩护下逃脱。一般在敌正面阵地从战术上分割敌人时,敌并不十分害怕,因其白天可恢复原状。故最害怕的是威胁其战役供应线,渗入敌后方,首先打掉其火力阵地与指挥所。我军无空军,必须充分利用夜间进行战斗(手榴弹、白刃战),必须采用长期手段调动敌人,乘其立足不稳,火力未展开时,予以猛攻。如此,可使我军伤亡相对减少。

  八 十二月四日二十四时给军委的电报〔8

  东西两战场,敌受严重打击,有退平壤、元山线构筑防线可能,亦有退守三八线〔9〕旧防线可能。本晚派三个师,一向顺川,一向肃川,一向成川以南挺进,威胁平壤,试探敌企图。如敌守平壤,拟以一个军附人民军一至二个师(待商决),由北而南佯攻平壤;集中五个军首先消灭成川、江东、三登、遂安、谷山、新溪地区之敌。在攻击三登、江东之敌得手后,即以一个军控制江东,保障主力南进后路侧翼之安全。主力南进威胁汉城时,可能调动平壤之敌南撤。乘敌南撤,在运动中追击、侧击。四个军位置遂安地区,机动作战。拟以人民军第五军团方虎山〔10〕部队攻占阳德(敌约一个营)后,活动于元山、咸兴间(请与金日成商决),吸引东北线之敌南退。宋兵团歼击被围之敌后,相机进占咸兴。如敌暂以重兵据守该城时,以一个军位于咸兴以北,主力进至社仓里东南及校馆里以南地区。我西线主力围攻平壤或南越三八线,威胁汉城时,咸兴之敌可能南撤。乘其移动时,寻机歼击。如敌放弃平壤、元山线时,我即追越三八线,相机进攻汉城。

  注 

  第二次战役,于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至十二月二十四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投入九个军的兵力,以西线为重点,分别在西线和东线对敌人发动的“总攻势”发起反攻。经一个月激战,歼敌三万六千余人,收复了三八线以北(除襄阳)地区,解放了三八线以南的瓮津、延安半岛,迫敌退到三八线以南转入防御,扭转了朝鲜战局。

  〔1〕宋时轮,一九○七年生,湖南醴陵人。当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陶勇,(一九一二——一九六七),安徽霍邱人。当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副司令员。

  〔2〕在这份电报上署名的还有邓华

  〔3〕一九五○年十一月九日,中央军委的复电称:“目前部署及下一步作战意图均很好,请即照此稳步施行。”

  〔4〕在这份电报上署名的还有邓华、洪学智、韩先楚。当时他们均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

  〔5〕在这份电报上署名的还有邓华、洪学智、解方。

  〔6〕在这份电报上署名的还有邓华、洪学智、解方。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二十四时,中央军委的复电称:“你们十一月二十八日十三时给西线各军电及同日十五时给九兵团电均是很正确的。”“望你们鼓励士气,争取大胜。”

  〔7〕梁系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刘系三十八军政委刘西元。

  〔8〕一九五○年十二月五日七时,中央军委的复电称:“彭十二月四日二十四时所述战后部署甚好,望即照此执行。十二月四日十八时电所述经验总结,亦是很好的。此次西线歼敌二万余,是一个大胜利。”

  〔9〕三八线,参见本书第326页〔2〕。

  〔10〕方虎山,当时任朝鲜人民军第五军团军团长。

  《彭德怀军事文选》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