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kongzi/

孔子怪脾气

浏览 461次     暂无评论     字体:      

  李敬泽说:“读《论语》,我觉得孔子是老人,平和,看清了世间事,当然也有点老人的怪脾气。”其实仔细琢磨,孔子还是怪脾气的时候多。像“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肉切割得不整齐,不吃。为什么?不告诉你。简洁,粗暴。历代学人对此很多解释,但你非要把倔哄哄的一句话赋予太多含义,当成举一反三的圣经来读,我也没办法。我读《论语》,就把一句话当成一句话听,并不自觉地翻译成土话,不进行任何延伸。比如这句“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可以想象一个老站在河边感慨:“没了,都没了,就像河水成天成宿地这么流着”;还有这句:“凤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基本可以翻译成为:“这个世界没什么好人,我已经没有希望了”。
孔子的倔,乃至不可理喻,跟他所处那个时代有关。春秋时期的绝大多数人不论身份高低,说翻就翻脸,鸡毛蒜皮的事也翻脸。晋景公八年(公元前593年),晋国大臣卻克出使齐国。一同至齐的还有鲁国和卫国的使者。这三人都是残疾之身。卻克偻(驼背)、鲁使蹇(跛)、卫使眇(独眼)。于是,齐国相应安排了有驼背、跛脚、独眼残疾的侍从给这些使者作向导。与此同时,齐顷公的老娘站在城楼上看热闹,嘲笑残疾人,卻克在回来的路上对着一条大河说,河伯你听着,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后来两个国家果然打起来。这事放到现在基本不可能出现,有一套约定俗成的外交礼仪摆在那里,按部就班地套就行了,国王的老母哪能说来就来?
读春秋文献,类似的事比比皆是,基本跟大义沾不上边。所以,作为先知先觉的人,孔子看不惯周围的人,要教给他们文明的基本规则,给那些野蛮人立立规矩,并说这些规矩古已有之。但是他又懒得掰开揉碎给他们讲,其实掰开揉碎了也没用,那些人根本听不懂。他不会这样说:“不要让人陪葬,连用陶俑陪葬都不合适,会造成浪费”,而是恶狠狠地说:“用陶做俑陪葬的人,断子绝孙!”他也不会说:“席子不正,坐上去姿势不雅,远观视角效果不好,而且也不舒服”,而是直接说,“席子摆放得不正,别坐。谁坐谁傻逼。”对于野蛮人来说,这样表述,效果应该更好。
事情发展到今天,情况好像又返祖了。在公共场合吸烟的危害,是个人就知道吧,但你讲多少道理也无效,非得真刀实枪地罚款他们才肯就范。至于随地吐痰,不大声喧哗等,都是这样。还有垃圾分类,在文明国家已成基本守则,但在我们国家推行了好多年也未见效,其实按照孔子的办法也可。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