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huyaobang/

“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的那个胡耀邦”

浏览 540次     暂无评论     字体:      

   解放思想与平反冤案,使得胡耀邦在历史境中,被抛向了权力顶峰。

  1980年,邓小平叶剑英提议,由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经过十几次拒绝后,胡耀邦终同意担任,但声明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主席,只能当到十二大召开,作为一种过渡。如果要继续干下去,要改主席制为总书记制,以确保党的集体领导和团统一。”

  1981年6月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胡耀邦当选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叶剑英邓小平陈云等为副主席。会后的中央委员谈话中,胡耀邦表态:“我有责任向全会说明,有两条没有变:一是老革命家的作用没有变;二是我的水平也没有变。今天的胡耀邦,还是昨天的那个胡耀邦。”

  复杂的权力中与困阻的改革路途外,生活中的胡耀邦,仍然清风两袖、育人克己。无论仕途跌宕或境遇变迁,均一如“昨天”。

  《城晚报》曾披露轶闻,25年前的4月15日,一列从湖南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一个没有买到票的老农,蹲在车厢里哭泣。面对列车员的询问,老农大哭:“我弟弟耀邦死了!”惊讶之下,列车员邃为其遂安排卧铺。

  两年后,这位老农——胡耀邦的哥哥胡耀福逝世,乡民挽联:国中有典型,两袖清风做赤子;天下无先例,一代皇兄是农人。

  “共产党是给人民办事的,不是给一家一族办事的”,位高权重的胡耀邦,对家人和亲属要求非常严格,绝不允许有一点特殊化。

  1982年,胡耀邦在担任总书记后不久便召开家庭会议,郑重地对家人说:谁要是利用我的招牌和地位在外面做错事,谁就自己负责任,我是不会出面讲情的。

  同时,他还专门给家里写信提醒:“这意味着我们要把尾巴夹得更紧了。”

  就在当年,胡耀福的儿子胡德安去看望一位在某县当领导的亲戚,言谈中透露出想让对方帮忙找个工作的想法,那位领导曾与胡耀邦相熟,便爽快答应。胡耀邦得知此事后却大为生气,坚持要这位领导把侄子退回农村去,他对这位领导说:“你这不是拆我的台吗?”

  于己,胡耀邦更厌恶特殊化及特权化——“共产党人一定要廉洁”,他常挂嘴边并以此自省。

  据载,1989年4月20日,就在胡耀邦逝世的第五天,有一位记者来到他家,刚走进他的卧室便被屋内的情景“惊呆”:卧室的面积约15平方米,临窗的写字台上,放有3部电话机、一个普通的铁制台历、一副老花镜和十几支铅笔,他生前所用的茶杯竟是一只空的装咖啡用的玻璃瓶。

  当时,胡耀邦的生活秘书指着衣架上的一套蓝色隐条纹西装对记者说:“这是首长生前最好的一套衣服,他只有会见外宾和开会、外出时才穿。首长的遗体将穿这套西服,我们在准备首长遗体穿的衣物时,才发现这套衣服已经穿脏了,前天才从人民大会堂洗干净取回来。”

  朴素与严苛中蕴含的,是胡耀邦生活的性情与为政的忧虑,胡德平回忆,当他得知全国全年的公款宴请数额巨大且俨然常态时,“既痛心公款浪费,更忧虑一些同志究竟把多少心思用于发展经济,用于体制的创新。”

  针对此,胡耀邦还作诗“粗言”道:“滚他的蛋,为政在清廉。”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