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广龙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huangguanglong/

读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二)

浏览 175次     暂无评论     字体:      

转载

        哈耶克说:私有财产制度是自由的最重要的保障。如果生产资料都掌握在一个人中,不管这在名义上是属于整个“社会”的,还是属于一个独裁者的,谁行使这个管理权,谁就有权控制我们。

        没有私有财产的正式的法律制度,就没有自由。这是哈耶克一生一再宣扬的观点。在《通往奴役之路》中他明确指出:“我们这一代已经忘记,私有财产制度是自由最重要的保障,这不仅仅对有产者来说是这样,而且对无产者来说也同样如此。正是由于生产资料掌握在许许多多的独立行动的人手里,才没有人有控制我们的全权,我们方能以个人身份来决定做我们要做的事情。如果生产资料都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不管这在名义上是属于整个‘社会’的还是属于一个独裁者的,谁行使这个管理权,谁就有权控制我们。”哈耶克的观点是如此的深刻和振聋发聩!

        就像一个股份公司董事长一股独大那样,所有的决策要按照他的意图来进行,小股东的利益根本无从谈起,破解这种决策的垄断只有分散股权构,以实现分权制衡。

        哈耶克所处的时代,社会主义已经取代自由主义成为绝大多数进步人士所坚持的信条。当时很多进步人士的理想是通过消灭私有财产来达到社会收入的平等,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哈耶克认为,这是一个谬识。他发现,“虽然在竞争的社会中,穷人致富的可能性比拥有遗产的人的可能性要小得多,然而,只有在竞争制度下,前者才有可能致富,才没有任何人阻挠个人致富努力。”他相信“一个富人得势的世界仍比只有得势的人才能致富的世界要更好些。”由此可见哈耶克对权力的警觉,对消灭私有财产后权力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所带来的灾难了然如。通过消灭私有财产,消灭竞争,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理想,他在当时就已经预言它不过是社会主义乌托邦。

        在一个以权力为本位的国家,穷人想通过自身的努力致富的希望是渺茫的,除非你有办法获得权势从而掌握财富的分配权,或者从既得利益手中分的一杯羹。

        资本与权力的结合,是当今世界的一个新的现象,在这种现象的背后,是资本为了攫取更高的利润,或者在市场竞争中使自己处于优势地位而委身于权力的行为,这种行为比资本靠自身形成的垄断对市场竞争的破坏更大。权力在这一媾和中则实现了权和利的交换,从而使权力变现。久而久之,社会便进入到了权贵资本主义时代,原来主动媾和的资本也渐渐被淘汰出局,从而实现权力对经济的全面掌控。这是市场经济的完全溃败,社会也无疑在这个过程中退化为一个难以看到自由和公平的境地。

 

        其实马克思也认识到,私有财产制度是给人以有限自由与平等的主要因素之一。他告诉我们,私人资本主义连同其自由市场的发展是我们一切民主自由的发展的先决条件,而马克思希望通过消除这个制度而给人以无限的自由与平等。但哈耶克担心的是,随着自由市场的取消,马克思所想要给予的自由和平等恐怕也会一并消失了。


无限自由与平等的社会愿景无疑是诱人的

        马克思所描绘的无限自由与平等的社会愿景,无疑是诱人的,这让社会底层的无产者看到了他们翻身解放的希望,当一个带领他们朝着这个目标前进的组织形成以后,只要振臂一呼,就会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横扫一切。这也是马克思预言的革命成功不是发生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在不发达的俄国取得胜利的原因之一。然而马克思描绘景——实现社会公平与自由的美好愿景最终没能在俄国实现而成为空想。

        哈耶克的经济控制必然导致政治独裁的观点,在南美委内瑞拉得到很好的验证,陷入困境的该国经济和政治形势就是另一个政治乌托邦的破产,也是哈耶克所坚信的计划经济体制最终通往奴役之路的活的样本,这是哈耶克自由市场经济学的胜利,也是人类前进征途中的曲折和不幸



委内瑞拉的破产验证了哈耶克预言


        社会主义者和经济自由主义者的目标都是要实现社会公平。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倡导者,哈耶克始终把市场竞争作为实现公平的必要条件,脱离了市场竞争,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公平和自由。他认为只有在充分竞争的境下来能实现公平,除此别无它途;而社会主义者是希望通过消灭私有财产的方式实现社会公平。两者看似目标相同,但这本质上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哈耶克的观点其实已经很明确,他不认为除了市场经济还有更好的途径可以实现社会公平,消灭私有财产以实现社会公平的做法其实是南辕北辙,它是以美好的愿望铺就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评论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