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伸张正义的英雄纪念馆

纪念馆首页 本馆首页

http://his.tsingming.com/dongjingshenpan/

东京审判遗留问题严重 天皇未被追究

浏览 1171次     暂无评论     字体:      

  东京审判,确实是存在种种不足,但是这些不足绝不是日本右翼所叫嚣的那种“战胜国一方作出的裁决”,反而恰恰是这场审判由于种种原因对很多日本右翼没有给予严格的惩罚,使得在那场战争中犯下大量罪行(特别是在中国)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逃脱了罪责。

 

 

  遗留问题一:没有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

 

  日本的天皇是世袭制。1889年公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中规定:天皇“作为国家之首,总揽统治权”。天皇在战前和战时都是日本的最高统治者,也是日本军队的最高统帅。同时,天皇还号称自己是创造日本国家之神的万世一系的子孙,是神权的化身。

 

  如果没有天皇这种最高力量的命令和统帅,日本也就不会发动那样的一场战争。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发表终战诏书,裕仁天皇推动指导了一连串的侵略战争。可以说,裕仁天皇是日本最大的战犯,也是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在日本宣布投降之后,不仅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强烈要求追究裕仁天皇的战争责任,就连国际舆论甚至日本本国的一些人士,也觉得日本天皇是这场罪恶战争中的最高责任者。

 

  可是,美国掌握着东京审判的大权,而他们考虑到自身政治上的需求,居然没有追究天皇的责任。于是“天皇是日本国的象征,是日本国民统一的象征”,就被写入了日本的新宪法中,天皇原有的世袭君主的地位得以保留,并且再次成为了保护各种战犯的后盾,给极右势力的复辟找到了依靠和借口。

 

 

  遗留问题二:大量战犯得以幸免,部分甚至东山再起。

 

  一、没有惩罚日本财阀

  对于日本帝国主义来说,假如没有日本垄断财阀的支持,也不能进行侵略战争,因为军事实力是以经济实力作基础的。可是很遗憾,对于这些帮凶们的罪行,东京审判中也没有顾及到。

 

  有“国策公司”之称的“满铁”,当时不仅给关东军提供了推行军事政治谋略和夺取经济命脉的力量,而且还全力地充当了关东军的超级后勤部。1905年日俄战争后,日本从俄国中夺取了中国东北地区的东清铁路南满洲支线长春以南路权,之后日本设立了“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表面上这是一家股份公司,实际上是日本的侵华大本营,它的历任总裁都是由日本政府直接任命的。“九一八”事变时,日本的关东军只有1万多人,但他们在4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占领了东三省。假如没有实力雄厚的“满铁”的参与、配合和支持,关东军是难逞其凶的。

 

  二、没有惩罚731细菌部队

  除了经济掠夺之外,日本侵华期间在中国制造的无数惨案更是令人发指。侵华日军大量使用细菌化学武器是众所周知的。731部队和100部队用活人做试验,3000多名被捕的抗日民众,最终成为了细菌试验的牺牲品。据不完全统计,死于日军在中国多地实施的细菌战中的中国民众至少也有20万人。

 

  516、525都是日军的化学部队,他们为了配合731部队用活人做毒气试验,在中国的战场上大量地使用了化学武器,保守统计至少有2000次以上,受害者超过10万人。日本战败之后,其在中国遗弃的化学炮弹就达200万枚,这些炮弹再次使2000多人受到了伤害

 

  可是,在审判战犯的国际法庭上,对于日本使用化学武器的恶行居然没有加以追究。只是在前苏联的伯力审判中,谈到了关于日本使用细菌武器的罪行,并审判了战争后期指导过细菌试验、担任关东军司令官的山田乙三和731部队细菌生产部长川岛清、100部队关东军兽医处长高桥隆笃等人,而对于731部队的罪魁祸首石井四郎等人,美国竟然以索取日本细菌武器试验资料作为交换条件而对他们加以保护,使这些罪大恶极者逃避了国际法庭的审判。

 

 

  三、部分战犯未受惩罚东山再起

  美国占领日本后,由于战略政策上出现转变,盟军的总司令麦克阿瑟发出的所谓“战犯假释”的指令,岸信介等甲级战犯因此被释放和减刑,之后又撤销了各种“褫夺公职”的法令,这些战犯和曾经被清洗的人再次担任了公职。

 

  岸信介,1896年11月13日生,日本山口县人。前首相佐藤荣作胞兄。1936年后历任伪满政府实业部总务司司长、产业部次长和总务厅次长等职,被称为操纵伪满的五大目之一。1939年调回日本,历任阿部信行内阁、米内光政内阁、近卫文磨内阁等的商工省政务次官。1942年4月在“大政翼赞会”支持下首次当选为众议员,同年10月任东条内阁商工大臣。1943年任东条内阁国务大臣兼军需省次官。日本投降后,被定为甲级战犯关进监狱,1948年获释。1952年解除“整肃”,同年组织“ 日本再建同盟”。

 

  1953年当选为众议员,同年加入自由党。1954年又与山一郎等组成日本民主党,任干事长。1955年自由民主党成立后,仍任干事长。1956年任石桥内阁外务大臣。1957年2月任首相。任首相期间,与美国签订新的日美安全条约。

 

  在岸信介担任内阁首相的时候,他的内阁成员“由大臣到长官,曾经被清洗的人数达到了一半左右”。在回忆录中,岸信介得意地说:“自民党是我搞起来的,日本的命运只能由自民党来掌握。” 由他的话中就可以看出,日本右翼势力在日本是多么猖狂。

 

 

 

  遗留问题三:日本军国主义思想存留,否认侵华历史

 

  东京审判期间,由于未对日本侵华战犯全面判处,导致日本右翼甚至军国主义思想没有彻底根除,甚至死灰复燃,妄图否认侵略历史。日本当今首相安倍晋三即是其中一例。

 

  一段时期来,安倍等右翼分子大肆炒作“侵略无罪”“法庭非法”“战犯无责”“参拜无错”,试图为其行为辩解,旨在为日本战犯张目,为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翻案”。上述谬论,多系老调重弹,早在1948年就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予以驳回,被当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法理论与实践所否定。

 

  东京审判,是一场正义对邪恶的审判,是公平、公正、合法的。

  早在《波茨坦公告》前,侵略战争的非法性已被国际法确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明确指出:“《非战公约》的签字国或参加国,无条件地斥责将来以战争作为政策的工具,并明白地废弃之。在这个条约签字后,任何国家凭借战争作为国家政策的工具就违反这个条约。”

  对于个人的侵略行为是否构成侵略罪,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指出,“依本法庭的见解,庄严地废弃以战争作为国家政策的工具,其中必然包括承认此类战争在国际法上是非法的原则。凡是从事计划和实施这类产生不可避免的可怕果的战争者,都应被视为从事(违反公约)的罪行。”

  事实证明,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及有关战犯实施了侵略罪,已被举世公认,不容抵赖。

  如果日本还想在国际上保持着自己的合法地位的话,应当及时悬崖勒马,取消一些列危害其他国家权益,伤害其他民族感情的事,主动去东京审判,对战争责任负“集体全责”。




  了解东京审判详情,请进入东京审判专题

评论
0条评论